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鱼油】こえ




*备份。

*相信我 我是真的想不出标题。

*写出来发现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有点过于流水账了。抱歉抱歉。告辞!



刘佩鑫终于忍不住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投向杨惠婷。

外务结束后的返程车上,没电的她靠着刘佩鑫的肩膀睡得正香。

杨惠婷有一个在mc上被队友们不止一次爆料过的习惯——睡着之后会发出咻咻咻的气音。

刘佩鑫并不是第一次亲耳听到她的表演,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能表现出放松的模样,究竟是有多累啊?

但刘佩鑫知道杨惠婷的体力一直不太足,像H队公演总是很高强度,基本上到第三首歌就已经用尽力气了,到第四首歌结束就要累趴了。

刘佩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作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的战友兼对手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只能在后台换完衣服之后抚顺她被汗打湿而粘在额头上的刘海。

她坏笑着摁下屏幕上的红圆圈,杨惠婷方才发出的滑稽声音都被记录在了手机里。


车上很安静,大家都在工作后变得慵懒。

引擎声戛然而止,眼看着住处就到了。刘佩鑫用空闲一侧的手把手机放进随身包里,摇了摇杨惠婷的腿,“miyo醒醒,到中心了。”

杨惠婷呜咽了一声似是仍未醒来,其他队友路过的时候也只是笑笑。这俩人可是全队最难叫醒的了。

“miyo?上楼回屋了再去睡。”刘佩鑫轻轻拍着杨惠婷的脸。比起刚出道那会儿瘦了很多,出了名圆润的下巴都有些尖了。

杨惠婷艰难睁开的眼被车厢里的灯晃得有些难受,接着从撑开的眼皮缝间看到了刘佩鑫。

“啊……睡着好久……走吧。”她站起身跟在刘佩鑫身后,看着前面人不时揉着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地帮她捏了几下。

“等下去帮你捏吧。不好意思。”

刘佩鑫用一种“天啊我的女儿长大了”的震惊眼神看着杨惠婷,又突然为室友孙珍妮今天回家住感到一阵窃喜。

充电中的杨惠婷真是甜啊。


刘佩鑫趴在床上点外卖,杨惠婷乖乖凑过来给她捏肩膀。

“咋样,是不是老宽厚了?”刘佩鑫动也不动地笑,“难得能使唤一下杨老大,顺便给我来套马杀鸡吧。”

杨惠婷毫不客气地抽了她屁股一下,“你以为348是姐妹足浴啊?”

刘佩鑫很配合地“哎哟”了一声,她知道杨惠婷说归说也并不会停下,很放心地继续划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要吃什么,可是很饿啊……”

心里想着炸鸡排的杨惠婷没吱声,捶着刘佩鑫的腰。

“柚子好吃吗?”

“买份炸鸡你就知道了。”

刘佩鑫这才明白杨惠婷的小心思,想想今天外务杨惠婷电力满满的表演也就点了炸鸡来奖励她,“不过得多喝水——不是冰饮料。”

“那你陪我去盛水好不好……”杨惠婷凑过去装出泪眼婆娑的样子撒娇,“对面储物室黑漆漆的好吓人。”

刘佩鑫心生疑惑,“你是杨惠婷吗?吃错药的杨惠婷?还是哪个山村交换过来的孩子?”

话音还没落就转变成了惨叫。变形计这个梗被用来闹了杨惠婷那么多次,她寡不敌众,唯独这次是可以好好收拾一下孤身一人的刘佩鑫的。

于是她伸手去挠刘佩鑫的痒痒,不想刘佩鑫根本不吃这套,反而自己被翻了个个儿摁在床上,“你想挠我痒是不?瞧把你给厉害的。”

杨惠婷的笑点其实是很低的,短短几秒间就被逗得笑到快岔气,最后只能求饶。

“哼哼,杨大佬也有今天哦。”

“……赢的人要陪输的人去盛水。”

刘佩鑫立马举起双手,“我投降。”


走廊上一片寂静,杨惠婷拖鞋趿拉在地上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响。

之前她解释说这是很放松的状态。刘佩鑫看着她端着马克杯在自己旁边慢悠悠走着,突然很想揉揉她头发。

然后就那么做了。挑染的几绺红色真是很适合她的性子。

杨惠婷转过头来对她笑得眯起了眼,刘佩鑫想偶尔这么甜到让自己失了智也是很不错的。

刘佩鑫曾问过变白的秘诀是什么,白到反光的杨惠婷表示把牛奶当水喝再多吃小番茄。虽然杨惠婷平时老喜欢吃些垃圾食品,爱喝热水的习惯倒真是乖巧。

回来的路上杨惠婷又偷偷往储物室瞄了一眼,一言不发地窜回房间。

坐回床上的杨惠婷正准备看看在追的剧更新了没有,刘佩鑫也听不懂杨惠婷说的那些,稍微觉得有些孤独,就挨在旁边看着她刷手机。

杨惠婷听旁边半天没动静,抬头看到刘佩鑫定定地注视着她,却被杨惠婷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怎么啦……”

杨惠婷摇摇头又把注意力放回到正在播的电视剧上,右手却似是不经意地覆在了刘佩鑫受了伤的左膝。

刚刚摸过发烫的马克杯的手心是温热的,暖流一阵一阵漫进刘佩鑫的心里。

今天的杨惠婷乖得很奇妙,好像她一直是这样的,却又很少见到她真的这样。

因卸妆而露出了广受好评的大光明,现在别扭着不说话却在悄悄抚慰刘佩鑫的伤处。

刘佩鑫不由自主地伸手抱住杨惠婷的腰,“不要看剧啦我们来唠嗑。”

——那就一起放弃治疗吧?

趁着接的长发还没被剪掉,释放一下自己的少女心也无不可。


吃完外卖炸鸡又各自洗完澡之后夜也渐深了,杨惠婷揉了揉眼睛开始犯了困。

刘佩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你去睡吧。”

杨惠婷瘪着嘴看她,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不是你说要马杀鸡嘛。”

“我很感动啦。miyo今天超级甜。”刘佩鑫撑起身试图和杨惠婷平视。仰视杨惠婷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习惯了。

杨惠婷再度捏了捏刘佩鑫的肩膀,只不过比刚才多加了几倍的力度。

刘佩鑫的惨叫声响彻整个三楼。

“杨惠婷没想到你这么健壮!”


正准备躺下的刘佩鑫看着第无数次被自己扣留下来的杨惠婷安稳地躺在枕边,把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捞了过来。

一条来自谢妮的未读消息。

“鱼哥明天下午还有公演,你和miyo节制一点啊(拍肩)”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罪魁祸首正不自觉地发出咻咻咻的气音。


评论 ( 16 )
热度 ( 12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