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油】你是恶魔吗







*备份  瞎写的。


*万圣节主题  感谢牙泉小可爱给我的灵感  flag第二篇。




“做恶魔是什么感觉?”杨惠婷踢着路面上的石子一边问刘佩鑫。


“我也很想知道你的感觉。”




杨惠婷是在整理完降雨所需要的材料之后跑到人间的。共事的天使们都各自散去聊天玩耍,杨惠婷装作散步般轻车熟路地找到之前发现的通往人间的小通道,看了看四周没人就一头扎进了云层里。


这不是她第一次这么做。工作结束后到人间转一圈已然成为了她的消遣,扇扇羽翼消无声息地着陆后伪装成普通人类的样子四处走走很是放松。


这次的着陆点在一座山上,鲜少有人车经过。她沿着公路慢悠悠往下走,翅膀和光环都收了起来。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远处冒出了黑影渐渐靠近,傍晚时分看得不甚明晰。那位恶魔披着夕阳的余晖走到杨惠婷面前,抬起手臂挥了挥,“你好。”


杨惠婷愣住,“你……是恶魔吗?”指了指她头上的黑色犄角。


恶魔如梦初醒般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不好意思地冲她笑,“抱歉啊我头一回来人间玩,忘记收起来了……”


“你这样会吓到那帮笨蛋的。”杨惠婷撇下一句话想继续往前走,被恶魔拦住,“你……好像很熟悉这里?可以带我一起走吗?”


这是什么发展……杨惠婷在心里吐槽。老一辈们总要拿恶魔多么狰狞来吓唬年幼的天使,但初次见到竟然觉得有点儿蠢。


于是杨惠婷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径自走着。


恶魔跟在她身后,骨骼分明的薄翼扑闪扑闪带来一丝凉风。“我叫刘佩鑫,你呢?”


“杨惠婷。”


“你要走去哪里?”


“不知道。”


杨惠婷确实没有说谎。她每次都随着性子走,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比起下来只有这么一条通道,回去可是方便得多,翅膀一扇脚尖一蹬往上飞一会儿就算回了天界。


这样充满了未知的漫游才有趣。


杨惠婷带着刘佩鑫走到了最近的一个村落,集市还未完全收摊,她看着卖糖果的铺子停下脚步。


她早听说人间的糖颇有滋味,但从来没有机会能得到人类货币去买来尝。刘佩鑫不知什么时候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把硬币全部递给老板,问他能换多少糖——那些恶魔的特征也在杨惠婷不知觉间藏起来了。


最后刘佩鑫接来一塑料袋的糖,沉甸甸的提在手里指间都发白,“送你。”


杨惠婷被突如其来的礼物惊呆了,“非亲非故第一次见面就送我东西不好,但是你哪来的钱?”


刘佩鑫咧开嘴一笑,“朋友从人间带回来材料教我做口红,然后拿来卖钱的!”


杨惠婷脑补了下一位恶魔提着一篮口红在乌漆麻黑的地狱里叫卖,画面有点儿清新脱俗。


见她不肯收,刘佩鑫从袋子里捞出一颗糖,“那分你一颗。”


这回杨惠婷就不客气地接过糖果,一边剥开糖纸一边找了个矮土丘坐下,“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刘佩鑫一愣,“我只是觉得天使就应该一直甜甜的。”


糖在口中完全融化的时候天也彻底黑了,这还是杨惠婷第一次在偏远的角落观察人间,这里能看到的星星也很多——看来其他天使都有好好工作。


杨惠婷指指头顶,“这些,都是其他天使擦亮的。没想到有这么多。”


刘佩鑫跟着抬头看,赞叹不已,“没想到人间还有这般景色……”突然又把目光转向杨惠婷,“可以……做朋友吗?”


“不是朋友你还敢跟我走那么久?”




第二天杨惠婷又遇见刘佩鑫,第三天第四天亦然。


好像是命运的恶作剧般,杨惠婷走向人间的路上从此多了一个刘佩鑫。她们在各自的工作结束之后碰面,游历过人间的大街小巷城市村落,那一袋糖果也渐渐减少。


第十天她们赶上了人间的万圣节,肤色较白的人们会过的节日,这一天夜里大家会假扮成各种角色来挨家挨户讨糖吃。她们发现可以用各自的能力将对方暂时变成自己的样子,杨惠婷长出了犄角和细长的黑尾巴,刘佩鑫一袭白裙还顶了个光环。


她们闲逛着看扮成僵尸吸血鬼的人类,时不时也要给跑过来的小朋友一把糖。


临别前杨惠婷拽了拽已经变回恶魔模样的刘佩鑫的衣角,"Trick or treat.”


刘佩鑫把糖袋子往身后一藏,“你打算怎么办呢?”


吃不到糖的杨惠婷恶狠狠地答:“闭上眼睛。”


杨惠婷让自己长出了吸血鬼的尖牙,咬住刘佩鑫的脖子。


“没有糖,只好吃点别的了。多谢款待。”杨惠婷说罢就飞回了天上。




第二十天她们在护城河边看肥肥的鸽子在地上踱步,刘佩鑫买了两包鸟食和杨惠婷一起喂。


刘佩鑫正被鸽子们围着,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做天使是什么感觉?”


杨惠婷索性把塑料袋里剩下的鸟食全倒在地上一劳永逸,“我也很想知道你的感觉。”


“我们的长辈也会讲故事,我从小就向往天上。想看看天使们纯白的羽翼和走到哪儿跟到哪儿的小光环,是不是可以在云上蹦蹦跳跳的毫无烦恼。可我只能做一个卖口红的恶魔——其实没有多大销路,很多时候被我拦住的恶魔们抬起头就会露出他们沾血的嘴唇。我不喝人血,我除了外表也没有哪里像个恶魔了。因为这样,我没有什么朋友。”


杨惠婷看着天边孤零零一朵云,“很巧的是,我也一直想做恶魔。我自己的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平时总是这么想的,其实没有办法做到。那些天使们每天按部就班好无趣啊,我不想做那种人……虽然在认识你之前我也幻想着恶魔是不是为了实现欲望而与黑暗做了交易,但我发现我好像错了。”


刘佩鑫微笑,“我第一次见到天使,觉得你真好看。”


杨惠婷也跟着笑起来,“我听说有一种可以互换身份的方法哦。”


“就是接吻”这最重要的四个字还在杨惠婷的舌尖挣扎着,刘佩鑫已经悄悄用脚赶走那些吃饱了的鸽子,凑到杨惠婷面前,“就算换不了身份,我也早就想这么做了。”




评论 ( 13 )
热度 ( 7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