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油】福灵剂

*备份  还是第一次用HP设定。不要怀疑  我就是Severus厨。


*脑子比较乱  进度迷幻  感谢不喷之恩。




斯内普教授用力一推正偷偷给朋友写纸条的刘佩鑫的脑袋,一条过道开外的杨惠婷偷笑起来。


魔药课惯例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而作为斯莱特林院长的斯内普众所周知地喜欢找格兰芬多麻烦。


刘佩鑫捂着脑袋乖乖翻开课本,杨惠婷颇感无趣地趴下打算睡个回笼觉。斯内普教授路过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她们初识是在霍格沃茨列车的第三节车厢里,刘佩鑫抱着一只兔子走进来坐在空位上,对杨惠婷笑了一下。


杨惠婷还是第一次见到养兔子的巫师,她的猫头鹰随了主人的性子正躲在笼里睡觉。


推着一车食物的售货员出现在走廊上的时候,没来得及吃早餐的杨惠婷去买了好些吃的。她看刘佩鑫没有要消费的意思,偷偷多用几枚银西可换了一些零食,摆在刘佩鑫面前,“一起吃点吧。”


刚把黑袍穿好的刘佩鑫诧异地抬起头,结结巴巴地道谢。


她们一边吃一边闲聊,从名字到身世,又开始猜想自己会进哪个学院。


“最后能学会很厉害的魔法,去哪个学院都无所谓吧。”有些饱腹感的杨惠婷撑着脸总结陈词。


下了火车之后被海格带去了大礼堂,教授和高年级学生都在迎接新生的到来。


麦格教授把分院帽放在凳子上,开始念羊皮纸上的名字。


刘佩鑫先于杨惠婷被叫到,分院帽没花多少时间思索就把她分去了格兰芬多。


但到了杨惠婷这儿,分院帽就沉默了很久,最后喊出了斯莱特林的名字。


杨惠婷入座后看向格兰芬多的方向,刘佩鑫正和新朋友聊得火热,于是她也转头去回答身边人的问候。


之后见面的日子并不多,两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就算一起上课也没有多少可以交流的时间。更何况两院之间多年来的隔阂始终阻碍着,要维持这样的情谊并不容易。


这堂魔药课结束之后刘佩鑫喊住了杨惠婷,自己再穿过重重人墙跑过来,“我被选进魁地奇队了!守门员!”


杨惠婷翘起嘴角,“恭喜你啊。”


结果刘佩鑫头几回训练的时候总觉得有人一直盯着自己,飞过看台的时候又看不见人影,只有一次偶然发现了没能被长椅完全挡住的头顶,有着和杨惠婷一样的发色。


于是在一节飞行课的自由活动时间,刘佩鑫再次拦下了正要躲起来偷懒的杨惠婷。


“你是不是偷偷喜欢我呀?”刘佩鑫逗她,趁着她还没发火抢先离开,“这周魁地奇没有训练哦。”


“建议你先好好想想怎么通过魔药考试吧,格兰芬多。”正巧路过的几个斯莱特林女生讥讽她。


刘佩鑫像被戳到痛处一样僵在原地。和上课常睡觉但天赋极高的杨惠婷不同,作为格兰芬多的学生要通过斯内普教授的课比打死十只三头犬路威还难。她回头想找杨惠婷,那人早已消失不见了。


但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她的兔子努力挪动着日渐发福的身躯推来了一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翻开是满满的魔药笔记。


没有署名。刘佩鑫把笔记本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猜不到是谁雪中送来这么一份炭。她索性也不浪费,对照着笔记复习了好一阵子。


笔记的最后几页写了一种药剂的配方和繁琐的制作方法,刘佩鑫特地去图书馆查了资料才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福灵剂——能大幅提升使用者的运气,但考试和比赛禁用。


熬制一份福灵剂需要六个月的时间,其需要的材料也都难以获取。她想试试却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最后她想起了杨惠婷。


她没有把神秘笔记本的事告诉杨惠婷,她怕再一次被斯莱特林的人嘲笑。


杨惠婷听到福灵剂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惊讶,只是抬了抬眼皮问她要这种魔药做什么用。刘佩鑫抓了抓头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就是觉得这么有挑战性的东西很有趣,能做出来的话留着咱俩谁有需要也能用。”


杨惠婷的回答很简单,“嗯……陪你去找材料也不是不行,让我坐着就好了。”


她们趁着圣诞假期出了门,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白雪皑皑。


好在这一路上还算顺利,杨惠婷虽然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但还是会帮忙一起搜寻材料。


最后一样材料是芸香,刘佩鑫正蹲着把它磨成粉的时候面前的火堆突然熄了,周身一阵凉意掠过。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声“呼神护卫”,即将包围住刘佩鑫的摄魂怪们被一头雪白的狮子冲散,诡异地尖啸着灰飞烟灭。


刘佩鑫战战兢兢地回过头,看到还举着魔杖的杨惠婷。那半透明的巨大狮子跑回她身边的时候照得她更亮了,脸上仍是一副无谓的表情,眼底透射出的却是坚毅。


狮子消失后杨惠婷的魔杖尖儿也渐渐黯淡,黑暗中她的声音被风吹来更加清晰。


“那些游荡的摄魂怪……感谢我吧,不然你现在早就失去灵魂了。”


刘佩鑫还处于惊恐当中,讷讷道了谢,又突然问她:“你你你是不是格兰芬多派出的间谍?”


“……”



回学校后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就对上了斯莱特林,刘佩鑫握住扫帚柄的手早已被汗湿。


她早上临出发前看了一眼坩埚,看起来没有异状才放心地穿上了队服。平日训练刻苦也控制不住此刻的紧张感,再想到杨惠婷可能也在看着就更有些失措。


作为守门员,刘佩鑫的任务就是阻止对方得分。她不能像找球手那样满场子飞,但确是队伍内支柱般的存在。


趁几个追球手争抢着鬼飞球的功夫,暂时清闲的刘佩鑫目光四处乱晃又锁定在斯莱特林席上,安静坐着的杨惠婷和四周狂热的观众形成鲜明对比。


刘佩鑫没想到杨惠婷也会这么早起看比赛,好像也没听她说过喜欢哪位球员。


她感觉杨惠婷的视线也落在自己身上,这样远远望去有种不真实的温暖。


杨惠婷似乎是举起手往另一个方向挥了挥,刘佩鑫迟疑着看向赛场,好巧不巧地拦住了不知何时飞来的鬼飞球。


这位斯莱特林为什么要帮我呢,她不解。但一想到杨惠婷驱赶摄魂怪后的那双眼睛,她还是重新打起精神应对比赛。


最后是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抓住了金色飞贼让比赛落下帷幕,斯莱特林们骂骂咧咧地离场。刘佩鑫想跑去找杨惠婷,却落了空。


在休息室更衣的时候她听见队友的闲聊,“……话说这个咒语可以让用隐形墨水写的字显形,省得还要买特制橡皮擦……”


刘佩鑫想起了那本笔记。她冲回宿舍用魔杖点了点它,念咒的话音刚落,第一页凭空浮出了杨惠婷的名字。


刘佩鑫觉得自己被避开了,魔药课考试顺利通过之后她想去找杨惠婷道谢,但怎么也见不着——不是没来上课,就是一下课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学期总结大会之前福灵剂终于熬好了,刘佩鑫把坩埚里仅存的一小汪澄澈液体倒出来。她在心里默念着希望等会儿可以见到杨惠婷,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半。还有一半想留给杨惠婷作为报答,入口的福灵剂意外地平淡无味。


这一年的学院杯优胜是拉文克劳,刘佩鑫松了一口气。至少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的气氛暂时不会那么紧张,她莫名地心里有了底气。


她的梦境里一直有那头银白色的狮子和杨惠婷的双眼,在摄魂怪离去后格外静谧的荒野里如明灯一般点亮了她的心。


刘佩鑫最后还是拉住了几欲离去的杨惠婷,奔跑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谢谢你的笔记本。”


杨惠婷好像早就预料到似地回答她不客气,想挣开刘佩鑫握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却被拉得更紧。


“我喝了福灵剂才敢来跟你说喜欢你……”


刘佩鑫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开了口,紧张得连声音都在颤。


杨惠婷无奈地叹气,抬起另一只手去理顺刘佩鑫的头发,“那瓶被我换成白开水了,笨蛋。”





评论 ( 1 )
热度 ( 9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