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油】游乐园

*备份  其实我根本没去过上海迪斯尼。



掰掰手指算一下,已经和杨惠婷去过好几次游乐园了。不管是投奔深圳时与她闲逛过的茶溪谷,还是某个冬天一起去疯玩一场了的迪斯尼,对刘佩鑫来说都是愉快的记忆。


所以当杨惠婷再度询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游乐园的时候,她的回答依然是好。


之前公演上就被对方调侃过是“想去旅游的时候就找刘佩鑫,她肯定想去”的心情再一次被印证了,有一些傻气,但从未动过拒绝的念头。


光是挑要穿的衣服就花了好一会儿,天气冷了还是得多穿点。之前新入手的相机充满电要带上,躺下之后翻来覆去甚至有些难以入眠。



好在第二天挣扎着赶在中午之前出了门,周末的游客总是多,两人进场的时候已经有些疲倦了。


“想先玩什么呢……”刘佩鑫打开园区地图,杨惠婷手指在上方虚晃几圈,“就去最刺激的!”


——不知道谁看个恐怖片都要捂眼睛哦,刘佩鑫在心里偷笑。


不过老大永远是老大,一圈过山车下来脸不红心不跳还能美滋滋自拍。


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杨惠婷想到去玩哪个设施就跟过去,当刘佩鑫突发奇想邀请杨惠婷一起坐旋转木马的时候却被嫌弃了。“大姐姐才不坐那个,但我可以在外面给你拍照。”


刘佩鑫想着在外面也没什么被认出的机会就索性拉着杨惠婷的胳膊晃起来,“你坐旁边。”


杨惠婷用一种“你吃错药了吧”的眼神盯了她五秒,还是拗不过。


旋转木马的队列里永远充满了各种小朋友,但当刘佩鑫拉着杨惠婷直奔自己一开始就看上的白马时又觉得不管几岁都有一颗生机勃勃的少女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两个人抓着柱子一边互相给对方拍照,其中不乏一些被风吹得凌乱不堪的蠢样儿。似乎挺久没有这样开怀笑起来了,刘佩鑫想,果然和可爱的女孩子一起出来玩能让人放松啊。



又排了几个设施之后夜幕也降临了,吃过晚饭之后两人慢悠悠地往中心广场走。


“我们已经好几次一起来游乐园了……”刘佩鑫开口时有些紧张,耸起肩把手都缩进袖子里。今天几乎都处在站立状态,负有旧伤的膝盖开始隐隐作痛着表达抗议。


“嗯,你想说啥。”


“……我想喝水!”


杨惠婷扑哧一笑,“那走啊。”


“猜拳吧,输的去。”刘佩鑫难得想撒个娇任性一下,虽然并不能直白地表达出来,就选择了一个折衷的方法。


三局两胜后输的一方是杨惠婷。“好吧,我去买。你在这儿等我。”杨惠婷像告诫小朋友不要乱跑一般让刘佩鑫原地站好,自己去买热饮。


可站着也还是有些难受,刘佩鑫弯腰摸了摸自己的膝盖。眼前就有一张无人使用的长椅,她想着杨惠婷这么聪明肯定能找到,端着杯子估计也不方便看手机,没有打过招呼就过去坐下了。


但她还是小瞧了迪斯尼游客的威力,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瞬间排了七八层,杨惠婷皱着眉头走近的时候刘佩鑫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


脑海中已经浮现了那个穿着藏青色大衣的小姑娘,拿着热饮兴冲冲出来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穿越人群瑟瑟不安的样子。道歉的话语已经涌到嘴边却被对方抢先一步,“没事啦,休息总是好的。给。”然后是递过来的热饮。


刘佩鑫一时语塞,把饮品接过来啜了一口发觉甜得有些腻。景区的食物总是没办法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调整,杨惠婷坐在旁边捧着纸杯视线落在面前的地上的样子倒是让她很想抱住。


烟火冲上云霄的时候刘佩鑫还没有反应过来,杨惠婷已经敏锐地抬头望着,刘佩鑫似乎看见了她眼中熠熠生辉的喜悦。


于是她也转过头看,夺目的光芒在城堡上空绽开。观众们的欢呼冲击着耳膜,刘佩鑫察觉到自己垂在身旁的手上多了一层温度。


“还是有点冷啊。”杨惠婷的喃喃自语在此时却无比清晰,她将自己的下半张脸藏进了围巾里,半晌突然转过来对刘佩鑫笑得弯了眼。



评论 ( 7 )
热度 ( 10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