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油】Treasure



*备份。拖太久了 开的头不太好导致最后草草收尾真的很抱歉……希望将来可以重写。

@咸羊鱼刺 提供的脑洞  感谢w。


*预祝各位新年快乐  感谢这一年来的支持w。



作为一国之主,刘佩鑫也有微服出巡的爱好。过去她总将自己局限在偌大的宫中,身边没有妃子也不要侍者,大部分时候只有自己的脚步落在地上泛来阵阵瘆人的回声。


她在十八岁的时候稀里糊涂继了位,被强行塞到怀里的冠冕与权杖终结了她游走世界的梦。好在治理国家颇有一番手段,百姓安居乐业她才能安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些年来除了读书作画也无甚乐趣,终于下定决心要到外面走一走。


事实上,刘佩鑫的衣柜里多是普通人会穿的衣服。她挑出自己最喜欢的小裙子换上,走出大殿的脚步都有些不安。在她的执意要求下皇城几步外就是一片繁华,这番景象对刘佩鑫来说有些难以适应。人们忙于各自的工作,孩子欢笑着追逐打闹,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刘佩鑫看着他们的身影,突然间有些喜欢被自己管理着的国。


河堤上有小贩在卖宠物兔,缩成一团的样子吸引了刘佩鑫的注意力。她想买一只,摸了摸全身上下才发现没有带钱。尴尬欲走的时候旁边伸出一只手付了钱,“你挑一只吧。”


刘佩鑫吓了一跳。那声音倒是甜,语气里却听不出什么善意。她把目光转向发声的人,是个比自己稍矮一些的小姑娘,长得还挺可爱,虽然板着一张脸也阻挡不了刘佩鑫对她的好感噌噌的涨。


——等下,还是先问问咋回事儿吧。刘佩鑫连忙收拾好思绪,“为什么要送我?”


那人看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看你有点傻,刚好我今天心情好。”


这就是传说中的有钱任性吗?刘佩鑫趁机多打量了眼前的小姑娘两眼,穿着也平凡到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那就当自己体验一下这个世界的善良吧,刘佩鑫盘算着一会儿要好好道个谢。


抱着心仪的兔子,刘佩鑫小心翼翼地邀请女孩子一起走,那人也不推辞。但真的沿着河岸走在行道树下的时候刘佩鑫又因为太久没和人交流而不知如何开口是好,憋了半天挤出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啊”,说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女孩子迈着有些内八的步子回答:“杨惠婷。你们国家还挺有趣的,我喜欢偶尔来逛逛。”


刘佩鑫不假思索地接了一句“本王很感谢你”,反应过来捂住自己嘴的时候杨惠婷已经似笑非笑地停在了她面前,“你是这里的王?”


其实就算此时否认也来得及,但刘佩鑫感觉到自己心里并不想骗她。“嗯,第一次出来逛,就碰上这种事……”


杨惠婷会意地点点头,“我不会把你是国王这种事说出——”话音未落就被慌张的刘佩鑫拦住,“小点声儿!”然后看到那人得意的笑容,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我该如何感谢你呢,你要爵位还是财宝?”


“……庸俗。下次出门记得带钱,要是再遇上就得请我喝奶茶了。”


杨惠婷说完就摆摆手道别了,刘佩鑫看着她一袭白裙渐渐远去的身影,又低头看了看被抱在怀里的兔子。会有下一次见面的话,那确实是值得开心的事儿。



于是刘佩鑫出游的次数渐渐增加,享受着过去十几年不曾经历过的自在的同时也在企盼着再见杨惠婷。


过了一月有余,刘佩鑫终于又在河堤上见到了杨惠婷,她正坐在草地上面对着流淌不息的河水。


“那只兔子怎么样了?”


“挺好的,就是排泄量有点大……”刘佩鑫在她身旁坐下,“我有记得带钱。”


“行,”杨惠婷麻溜地站起来拍拍裙子拍拍手,“现在就往奶茶进发吧!”


刘佩鑫没喝过这种饮品,由着杨惠婷为自己点单——意外地,很好喝。刘佩鑫咀嚼着名为珍珠的黑色食物。


“你喜欢这里吗?”杨惠婷看起来心情很好,走在路上的脚步都有些轻飘飘。


“我嘛……出来几次才明白它的美好。过去总把自己关在笼子里一样,现在倒是明白飞鸟为什么不愿意被束缚了。”


杨惠婷点点头,“那你要好好守护你喜欢的呀。”说完又吸了一大口奶茶,腮帮子鼓鼓的样子让刘佩鑫很想戳一下。


她眼中映着的夕阳穿越了千里,悄悄烘暖了刘佩鑫的脸。



第八个满脸血迹与泥渍的士兵撤退回来报信,前线的情况不容乐观。


年轻国王没有想到的是上一代的积怨延续到了现在,邻国点燃的战火突如其来,让她实在难以抵抗。


刘佩鑫踱着步子,手指死死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那你要好好守护你喜欢的呀。”杨惠婷的话在没有见面的这半年里第无数次响起,刘佩鑫想求救于这位看起来颇有些点子的少女而不能,只得摇摇头甩掉它。


大殿里的空气似乎比以往更冰凉,刘佩鑫想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也无法原谅自己,换好衣服就往前线赶。


这一程不至于路远马亡,但也足够让她想很多很多。会看到怎样的场景与人呢,又会做何种决定。


她还是失算了——当看到杨惠婷站在对面阵前时,刘佩鑫不得不多用力一些才能让自己站稳。


那位为自己付钱的少女,那位诚恳说喜欢这里的少女,那位喝着奶茶一脸满足的少女,那位锲而不舍地游进自己脑海中的少女,是宿敌的女儿。


邻国的王斜睨着残局,从腥风中传来的声音在刘佩鑫听来是如此冷酷无情,和杨惠婷微甜的声线截然不同,“做决定吧。”


但她看到杨惠婷在流泪,于是刚下的决心又动摇起来。


“年轻的国王,你可要记得好好守护喜欢的呀。”


不用看也可以想象出杨惠婷现在的表情——日夜都这样想着,已熟能生巧了——定是扬着笑容,弯了眼角的天真模样。


那只兔子还在自己的寝宫里,走之前没来得及添上粮再摸两把,有点遗憾。


还没能走遍自己的领土,结交几个平民朋友。这一切也不能怪任何人,只是在和平岁月里漂泊太久了。


刘佩鑫缓缓闭上了眼。



评论 ( 2 )
热度 ( 9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