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鱼油】Untitled


*备份 已在wb发过 甜到石乐志腻得ooc的八百字。

*大家新年快乐w。



刘佩鑫第十一次唤醒手机屏幕再熄灭。

不愧是知名拖延大户,就连约好的傍晚见面也没能准时实现。刘佩鑫有些焦虑地收好手机望向检票口前排起的长龙,足尖不自觉地跺着地板。

旁边是行李和买好的外带金拱门,她把手搭了上去——温热有些散了,薯条会不好吃。

其实刘佩鑫完全可以发条信息甚至直接打电话过去问的,但又还是不愿分散可能正在赶路的杨惠婷的注意力。这样的矛盾在脑中缠斗着,直到接起杨惠婷的来电。

她站起来使劲儿挥了挥手,才看到杨惠婷小跑着过来。

“抱歉啊……去拿了给你的礼物,”杨惠婷举起手中的袋子,“就迟了些……”

正在气头上的刘佩鑫完全没顾及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皱着眉起身拉上行李就往队列走。高个子迈的步子比以往更大,杨惠婷急忙忙跟在她身后,本就有些喘的气息越发紊乱了。

过了检票闸口刘佩鑫都抿着嘴一言不发,直到在候车处站定了杨惠婷才小心翼翼地扯住她的衣角。

刘佩鑫从来没有办法对她发脾气,对上她颇有些可怜的眼神甚至觉得心都要化了——她每一次都是这样败在杨惠婷手下,最后忍不住抬手帮这位大魔王理顺跑得乱了的头发。

“给你买了薯条,不过可能软了。”妥协后的话语还有些僵硬,但看着杨惠婷尝到甜头傻兮兮凑上来翻纸袋的样子又松了口气,“你买了什么?不用特地花钱给我买东西……”

已经咀嚼起来的杨惠婷口齿不清地回答了,刘佩鑫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想要这件东西很久了,虽然只是偶然一次和朋友聊天时提及,不料杨惠婷竟然订到了。

“……只是我比较聪明,恰好猜到了。”杨惠婷避开刘佩鑫炽热的眼神,又抽了两根薯条。

感谢的话音刚落,远处渐亮的光点和随之响起的鸣笛声铺天盖地而来。列车缓缓驶进站台,两人不谋而合,沉默地走进车厢。

鹅黄色灯光在杨惠婷新染的头发上浅浅铺开,刘佩鑫趁机偷摸了一把之后打开了送给自己的礼物。杨惠婷一边吃一边看刘佩鑫披着仍未褪尽的稚气研究着礼物,她感受到列车在向前奔,直冲进那黑夜里。

她和刘佩鑫的元旦假期才刚刚开始,一路往南要往新的一年赶。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