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意味わかんない


他19岁认识tzk的时候刚刚搬出来自己住 凌晨两点拨了电话去问柔顺剂和洗衣液该放哪个——柔顺剂的香味欺骗了他很多年 他一直以为这样就不用加洗衣液了。

他和tzk一起经营VanessA 他说再也不要和tzk组乐队了 结果又携手建立MEJI(…)。旧日子里tzk的状态实在不好 陪伴tzk的他后来成为了tzk口中“黑白世界里唯一的绚丽色彩 幻境中的爱丽丝”。

再后来 连离开了都是tzk帮他剪掉蓄了那么多年的粉色长发——tzk是“greatest friend”。

相识的第九年。乐队演出总是有种奇妙的氛围 大家站在台上好像不用眼神交流都有股力悄悄把心意拧在一起。

他是他抽烟时悄悄探头的调皮鬼 他是他头顶上圣诞老人的颂歌。

评论
热度 ( 5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