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逢林|cnrk】約束

 

 

*备份。LL失踪人口短暂回归  时隔x年  还是跳了水团坑。


*激情码字  考据程度不算高。被这对的甜度冲昏了头脑。ooc抱歉。

 

*来点播一首有点切题的歌  ONE OK ROCK-カゲロウ

 

 

 

「有些冒昧,但还是想预约あいきゃん的周末。」

 

小林愛香看到逢田梨香子三小时前发来的信息时才刚回到住处,将自己往沙发里一瘫。连轴转的几天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以至于回程路上都没有查看过通讯软件,小林愛香慢悠悠地从包里摸出日程本。

 

——暂时没有工作。小林愛香松了一口气,开始给逢田梨香子回复。

 

「可以的哦。但りきゃこ打算做什么呢?」

 

「嘿嘿……」逢田梨香子正在输入的标识时有时无,「想去游乐园玩。前段时间工作太忙都没能好好放松下呢?」也不知道在说自己还是评价小林愛香。

 

游乐园啊……小林愛香闭上眼想象了一下,似乎还不赖。于是和逢田梨香子定下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道了晚安再迫使自己起身往浴室走。

 

温热的水混合着入浴剂的清香气围绕着小林愛香,疲劳过头的她在氤氲水汽中隐隐看到了逢田梨香子的笑颜。

 

初次见面时展露出紧张但不乏友善的笑容的逢田梨香子,预习着台词而嘴唇翕动的逢田梨香子,戴着对她来说过于大的黑色耳机唱着歌的逢田梨香子,生放送中摆出中二造型说着“爱即是一切”的逢田梨香子。

 

小林愛香猛地睁开眼,甩了甩脑袋将意味不明的虚影赶走后意识到水温已经降了些。

 

……都怪那个“心怀歹意”的前辈啦!要不是她发出邀请,自己也不会主动联系上对方。要不是她语气里满是暧昧的温柔,自己也不会久久无法平息失控的脉搏。

 

水流在下水道口打着旋儿消失不见,小林愛香最终还是将方才的幻觉归结于早先的信息,闹着来源不明的别扭换上干净的睡衣。

 

在约定的日子到来之前,还有一整天的工作等待着自己打起精神去完成。

 

 

逢田梨香子小跑着闯进小林愛香的视野里,露出有些抱歉的笑容,“あいきゃん!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小林愛香特地提前一些出了门,而逢田梨香子其实也并没有迟到。更何况一直以来只要逢田梨香子笑,自己就完全失去反驳的能力。她摇摇头回绝了逢田梨香子的歉意,想伸手帮面前的人扣好外套的牛角扣但还是捏成了拳垂在身侧,“入秋有点凉了,或许りきゃこ可以把外套扣起来?”

 

逢田梨香子听话地低下头照做了,小林愛香眼尖地注意到她和自己都穿了那双各自买来之后才发现是同款的鞋子。

 

“走啦!再晚就要排好久的队了。”逢田梨香子没能察觉小林愛香的视线,整理好衣服顺势牵过小林愛香的胳膊往游乐园进发。

 

可惜周末的客流量总是无法避免地大,两人用了一早上的时间才玩了一趟过山车和逢田梨香子执意要搭的、被她称为“Happy party train”的小火车。挤在一群家长和小孩子之间也不方便拍照,小林愛香和逢田梨香子对视了两秒就不得不移开视线——那样闪闪发亮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多看两眼就会心律加快,小林愛香不得而知。

 

“我说,りきゃこ怎么会想到找我一起去游乐园呢?”排在旋转木马的队列中,小林愛香把刚买来的热饮递给逢田梨香子。

 

“我也想和あいきゃん增、进、感、情呀。”逢田梨香子一如既往地笑着,刻意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地发音,动用了演技的声线毫无悬念地击败了本就不加防备的小林愛香,“It's a joke.”

 

“……你好烦啊!”感觉到自己被耍了的小林愛香不留情地回应,别过头不愿去看逢田梨香子得逞后的大笑。

 

队伍往前进了一些,小林愛香突然听到逢田梨香子压低了声音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单纯很喜欢あいきゃん而已。”

 

从来不能稳接住直球的小林愛香顿时语塞,打算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来掩饰自己胸膛中泛起的暖意。这次没能得到反馈的逢田梨香子啜着热饮转回了身。

 

——最后却还是和りきゃこ一起出来玩了。站在自己前面百无聊赖地排着队逗了自己的正是りきゃこ。小林愛香目光游移着定在了逢田梨香子纯白色的针织外套上,与自己不同的卷曲发梢正落在上面。比自己稍矮一些正好能看到她的头顶,看起来是前一天精心护理过的……

 

小林愛香回过神来才发现逢田梨香子正用狐疑的眼神盯着自己,连忙咧开嘴角笑起来,脸上皮肤明显感受到面前人的目光带来的热度。

 

“想什么呢?”

 

“没、没有……”小林愛香不自觉地用手捂住了脸,遮不住的耳根子又泛了红。

 

“我说あいきゃん肯定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吧!耳朵红得不行呢。”

 

小林愛香这才从指缝间偷偷看说着毫不客气的话唇边却满是笑意的逢田梨香子。这一幕让她不由得想起被粉丝们津津乐道的那次放送,被逢田梨香子问到评价时犹豫着说出了心里话,却不料两人都害羞了好一会儿才能继续主持节目。

 

——但りきゃこ确实是可爱型的呀!那之后小林愛香在心里呐喊,偶尔的坦诚没想到引发了这么大的波澜。

 

“我在想……りきゃこ为什么这么好看呢。”

 

逢田梨香子号,大破。

 

成功让对方也捂了脸的小林愛香正盘算着要怎么自然地把这个话题糊弄过去,面红耳赤的前辈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的样子又实在太有趣,以至于逢田梨香子戳了小林愛香好几次才把她涨至高点的神志唤回,“你的手机,好像一直在响。”

 

小林愛香惊慌失措地“啊”了两下,手忙脚乱翻出被塞进包里以防游乐时失踪的手机,确实收到了来电。与此同时,两人也快到了队伍的最前端,不出意外的话下一轮就可以乘上旋转木马了。

 

“抱歉,是紧急收录……”打完电话的小林愛香说了不下十个对不起。她有些懊恼,毕竟玩到兴头上被打断换做谁都会感到不悦的——尤其那个人是逢田梨香子。小林愛香意识到自己完完全全不想看到对方垮下嘴角的模样。

 

逢田梨香子了然地点点头,“明白了,不用道歉的。这种事情大家都难免会碰上嘛……”看小林愛香还是一脸愧疚,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高个子的头发。

 

被摸了头的小林愛香似乎血条恢复了一些,“下次りきゃこ有空的时候,请务必和我一起吃饭。我请客。”

 

“好啊,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了。”逢田梨香子陪小林愛香走出园区到路边招出租车,看着她坐进车里向自己挥手道别,“收录加油噢。”

 


小林愛香没有想到,“下次”的私约落在了两个月后。正处在人气上升期的Aqours成员时常有各自的工作,亲历者之一室内派小林愛香仍是有些烦闷。


这一晚是Guilty Kiss久违的生放送,比起九个成员坐在一起再宽敞的摄影棚都顿时乌泱一片人头的感觉,和同在一个小分队里的另外两外成员相处共事对小林愛香来说更轻松些。


刚从另一项摄影工作下来的逢田梨香子紧赶慢赶,气喘吁吁到棚里时还是露出了元气十足的笑容向在场的人问好。小林愛香看到她忙着重新化妆,起身从自己的化妆包里掏出一管效果不错的遮瑕,“用我这个吧,感觉……りきゃこ你很累的样子。不然就再之后,你和我都off的时候再约?”


逢田梨香子惊喜地道着谢接过,回答她“其实还好啦我也想吃夜宵呢”手上化妆的动作不停。小林愛香杵在旁边一时说不出话来,就这样沉默地看完了逢田梨香子化妆的全过程。


“好!今天最后一项工作!之后就可以吃到あいきゃん请客的宵夜了。”


——也看完了逢田梨香子挣扎着露出完美的笑容后往直播间走的身影。



工作结束后小林愛香问鈴木愛奈要不要一起去吃夜宵,鈴木愛奈满脸笑意举起手机晃了晃示意自己已经有约。

 

三人一起走出建筑大门的时候就看到打过招呼径直往鈴木愛奈身上挂的諏訪ななか,小林愛香和逢田梨香子心照不宣地道过晚安后往目的地走。

 

“あいにゃ和すわわ关系真好呢……”

 

彼此间的沉默有些尴尬,试图打破僵局的小林愛香开口后只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真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杏ちゃん和しゅかしゅー也是,每次二年级组共事都会被她们晒到。“逢田梨香子倒是不怎么介意的样子,接过话头低低地笑起来。

 

“りきゃこ不也和小宮先輩玩得很好嘛!”小林愛香一口气说完却听到旁边人笑出了声,“明明是我比较喜欢吃酸的吧?あいきゃん散发出的酸味都飘到我这里来了呢。”

 

小林愛香附和地笑,“那りきゃこ如何看待营业呢”这样的话语就被她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晚秋的夜风将逢田梨香子身上的气息吹往小林愛香。认识她也颇有些时日了,一起从零开始咬紧牙关在望不见顶端的山峰上攀爬着,彼此的笑与泪见过太多次却仿佛永远不会厌倦。也有被过于热情的粉丝困扰到的时候,小林愛香斟酌着要如何提醒才能起作用又不会显得过分尖锐,休息室里正坐在自己身旁的逢田梨香子突然凑过来,“あいきゃん这样说就很得体了。”

 

她相信逢田梨香子,就像一直以来都相信着逢田梨香子总有一天可以绽放出无法让人不注意到的光芒那样。



小林愛香带逢田梨香子到之前好友推荐给自己的居酒屋,这里的烤物配上生啤酒有着驱散人一身疲惫的能力。


逢田梨香子按照自己的习惯往食物上挤了常人几倍量的柠檬汁水,咀嚼吞咽后的满足表情让小林愛香快悬到嗓子眼儿的心落了回去。


“真的很好吃!”在些许酒精的影响下,逢田梨香子不再频繁地露出公式笑容,这样的夸奖让小林愛香有些不习惯地摸了摸头发。


小林愛香没有想到的还有,逢田梨香子继续说着“あいきゃん选衣服的的品味也很好”“比我小的あいきゃん虽然常常撒娇又常常口是心非搞得我也没办法,其实还是挺可靠的嘛”这样的话。语速比以往要快上几分,脸颊也在酒精和昏黄灯光的配合下泛起了红晕。


对于招架这么多直球仍一窍不通的小林愛香再次选择了默不作声,饮尽玻璃杯中的澄黄酒液一边看了看时间。逢田梨香子拉着她拍了些合照,脸上尽是幸福与放松。


“该走了りきゃこ,再晚要赶不上终电的。”小林愛香帮逢田梨香子收拾好随身物品结了账,在走出店门前苦口婆心地劝了喊热的她穿好外套——感冒了影响工作不说,对声优最宝贵的嗓子也是一次伤害。


通向电车站的一路上风并不小,小林愛香的脑袋被吹得清醒些了,开始考虑起要不要把酒量不怎么样却还是喝了不少的逢田梨香子带回家收留一晚方便照顾。


“没事!厉害的りきゃこ可以自己回去的!”面对小林愛香担忧而质疑的神情,逢田梨香子再三保证。

 

两人在车站道别,说着“到了住处就发条信息告知一下吧”转身去赶末班电车。车厢里意外地有不少乘客,小林愛香缩在角落里倚着后壁,打开了社交平台。逢田梨香子已经迫不及待地更新了动态,图里是刚入腹中的可口食物和两人微醺的笑颜,配字则是些喜欢食物和感谢小林愛香的话。

 

又来了,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来了。小林愛香想,有些烦躁地切换到了通讯软件。和逢田梨香子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前一天约好的工作结束后一起去吃夜宵,小林愛香翻了几页贴图最后选了逢田梨香子喜欢的布丁狗的表情发送出去。


那样絮絮叨叨的りきゃこ还说了什么呢?


“希望あいきゃん可以更直白一些,上了年纪的逢田さん理解不来那些拐弯抹角的话啦……”

 

「说“喜欢”……也是可以的吗?」

 

——绝对不行。小林愛香刹住了正往发送键探去的拇指。这太失礼了。且不说逢田梨香子对待这样的感情是怎一番态度,小林愛香不敢赌一个可能做不成朋友的未来。向来习惯于被动位置的自己罕有地想要鼓起勇气,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自己冒昧地告白。

 

于是小林愛香一个字一个字地删去了刚诞生在输入框里的句子,迟疑着敲敲打打改成了:

 

「会一直在的对吧?」

 

来来回回检查了几遍语气是否妥当,小林愛香点下了发送。

 

几乎是同时,逢田梨香子的聊天框跳到了最新一行。

 

「说什么傻话呢……当然。(´・ω・`)」

 

 


END.


——————————



看完可能觉得我是逢田推  但其实我更喜欢小林(笑)



评论 ( 14 )
热度 ( 77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