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南】Now or Never




*备份。激情码字 暴风ooc 时间轴混乱。写了这篇的原因是复习了三个小时就累了 上街闲逛的时候突然想到鞠南开始嘴角含笑(?)

*感谢阅读。



松浦果南在一个激灵后迷迷糊糊地勉强睁开双眼,匀速后退着的路灯光亮晃得她有些眩晕。

是在旅行巴士里。她重新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靠在她肩头仍陷于睡眠中的小原鞠莉凭着本能动了动脑袋,难得披散下来的半长金发蹭得她有些痒。

松浦果南把滑落下来的外套重新披到小原鞠莉身上的动作是前所未有的小心翼翼。巴士行驶在沿海公路上,车厢最前方悬挂着的暗红色LED时钟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凌晨一点。

在这样的时刻坐在略显拥挤的客车中的理由说来也有些好笑,在两天后就是闭校式的情况下小原鞠莉提出了“比起自己开车之类的,还想试试旅游巴士呢”的要求。

“可要去哪里?”

小原鞠莉的回答是“Secret”,顺带吐了吐舌头。

本也一如既往地邀请了黑泽黛雅同行,不巧对方一时被家里的事务缠了身只得抱憾拒绝,最后变成了松浦果南和小原鞠莉的双人旅行。

出于对目的地的不了解,松浦果南准备了一大个装满了生活必需品的背包甚至外加了野营用品,在车站与小原鞠莉碰面时很明显地感觉到她憋笑憋得很辛苦。

“虽然说果南你这样认真过头的性格也很可爱就是了……”小原鞠莉的眼睛都弯得眯起来,“我可没说要去露营哦。万一是去住大酒店……”她指了指躺在松浦果南脚边的行头,迎着对方蹙起的眉头又摊开手掌,“It's a joke啦。”

很幼稚。松浦果南想。认识小原鞠莉这么多年,比起对人对己都很严格的黑泽黛雅和不擅长口头上表达的自己,常有耍宝表现的小原鞠莉在三人之间一直发挥着润滑剂一般的作用。

之后话题不知怎的就转去了闭校式,她们挣扎了很久还是败给现实而迎来的最后的庆典。

“我这次要不客气地做高级Shiny煮!果南你打算做什么呢?”

“我嘛……曜ちゃん让我和她一起穿海象的布偶装。”松浦果南撑在身后栏杆上的双手一用力,让自己坐上去无节奏地轻晃着腿,“鞠莉如果需要什么海产,我可以去骏河湾找找新鲜的。”

小原鞠莉的道谢还没说完就到了上车的时分。结果刚坐下没多久,方才还一副兴致勃勃模样的小原鞠莉就靠在松浦果南的肩头睡着了。松浦果南悄悄把她贴在脸上的假眼睛贴纸揭下来,吓到人可就不好了。

之前小原鞠莉开车带大家出去的时候,自己也是坐在她左边。松浦果南动了动自己没被压制住的左侧胳膊,手指抵在窗玻璃上勾过防波堤的线条,夜色正浓。

巴士停下来后松浦果南试图通过拍拍手推推肩的方式唤醒小原鞠莉,那人和每次一样不但没有醒来反而咂了咂嘴睡得更香。眼看着乘客都要离开了,松浦果南索性捏住了小原鞠莉的鼻子——百试不爽。

缺氧的小原鞠莉不满地睁开眼,抱怨着车内灯太亮的声音变得更加尖细。


“你要带我来的就是这里吗?”松浦果南在人迹罕至的山间步道上驻足。无法过多探及内陆的海风拂着她鬓边两绺深蓝色的头发。

“是啊。”恢复精神的小原鞠莉张开手臂在原地转了个圈,“要看星星的话,果然还是远离城市比较好吧?”

那这也不是下车后又走了半小时的理由啊。松浦果南无奈地敲了敲自己正背着行囊的肩膀。好在这些东西似乎都有用武之地。

“我还带了这个。”小原鞠莉从随身挎包里取出了一张星图。

会意的松浦果南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推开开关,被照亮的光面星图变得眩目。

“我还记得果南说这三颗星是猎户座的「腰带」哦。”小原鞠莉没有看图就抬手径直指向夜空,“移到正南方向的时候就是新年了。”

而现在正是初春。松浦果南微微笑起来,她知道顺着小原鞠莉手指的方向便能看到那排成一条线的三颗星星,比起那样做而是选择了将目光移到小原鞠莉的脸上。

那张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脸庞正仰起接受着轻柔夜风的洗礼,如黄金湖泊般的眸中满盛着的是星斗。多年前松浦果南向刚打了个照面的女孩伸出双臂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这个人而难以控制住翻涌的情绪。

松浦果南比谁都清楚,那位住在遥不可及的奢华酒店里的少女,那位有着异国血统说话时会不自觉翘舌的少女,那位仿佛撞上什么事情都不会流泪的少女,却是和自己一样的矛盾集合者——那些被玩笑话和沉默盖过的言不由衷,从来都好好地埋在沙中,绵长的海浪冲也冲不走。

“每次我到你家楼下都会用手电筒,大概是我们之间的暗号吧?”

松浦果南自顾自说着,转而将手电筒照向地面,走到伸出地形边缘的狭长观景台。

她还记得父亲刚开始带自己出海时教自己的那套世界通用的代码,玩心大发地用手掌盖住正射出雪白光柱的手电筒前段,周围便蓦地一暗,松开手则又亮堂起来。

思来想去平时也没有什么用到这些代码的机会,于是松浦果南向已经将目光转回到自己身上的小原鞠莉挥了挥拿着手电筒的胳膊,像以往的每一次那样。




先是三下短促的闪光。




淡岛上似乎来了新的小朋友。

松浦果南和黑泽黛雅趴在小原家喷泉池边上,讨论着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真正的喷泉时遇见了小原鞠莉。

仍不敢与陌生人交流的黑泽黛雅将半个身子藏在喷泉池后面偷看着松浦果南上前打招呼。金发的小女孩甜甜一笑,“我叫小原鞠莉,想和你们一起玩。”

可以感受到善意的黑泽黛雅往外挪了几步,就听到穿着浅绿色背带裤的松浦果南伸出手臂,说出了那句象征着信任的口头禅。

“来……拥抱吧?”




然后是两下短闪光,接着一段较长的光束。




松浦果南别开头,不愿再看小原鞠莉泫然欲泣的双眼。

“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以后也不想再做校园偶像了。”

她从喉间挤出这句话的时候,暗暗捏紧的拳带来的钻心疼痛让她担心自己下一秒就会失去意识。

看着被自己反复拒绝后抱着演出服离开部室的小原鞠莉双肩剧烈耸动着,受伤后还未完全康复的脚似是更不利索,松浦果南的眉死死拧在一起。

“果南さん……你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靠在门边的黑泽黛雅有气无力地发出了关于这件事的最后一问。

“就此刻的我而言,是损失最小的选择了。拜托黛雅你……不要告诉她真相。我为什么不能唱歌的真相。”


但最后,小原鞠莉还是经由别人的口得知了尘封往事中最关键的那一环。

松浦果南走进部室,踩到了地板上残余的小滩雨水,不解地抬头时才看到站在阴影处背对着自己的,浑身湿透的小原鞠莉。

小原鞠莉充满怒气的巴掌刚刚触碰到松浦果南的脸颊,她恍惚间又一次想起在不慎办公室门口听到的小原鞠莉放弃留学机会的消息。

校园偶像之类的……就这么值得你小原鞠莉留恋?颇为震惊的松浦果南在心里无数次地质问着,黑漆漆的脑内世界中一片寂静无声,直到真正问出口的那一次——

“绝对要珍惜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啊。It's now or never.”小原鞠莉这样回答着,眼中散发出坚定无比的光芒。


小原鞠莉消失了一年多,期间松浦果南也因为家里的事情而很少再去学校,每天忙着经营潜水店和照顾受伤骨折的父亲。

离别的那天松浦果南还是跟着黑泽黛雅去了,气氛不出意料地空前紧张。若不是黑泽黛雅推了一把,松浦果南笃定自己绝不会再拥抱小原鞠莉。

那人坐着自家粉色的直升机回淡岛的那天松浦果南就隐隐感觉到关于校园偶像的争吵远不到头。小原家深入海水中的栈道头一回让松浦果南觉得冰冷,她咬紧了牙关才能控制住自己回头抱住僵在原地的小原鞠莉的冲动。

希望你的前景能像你的眼睛那样,金灿灿的,永远不会熄灭。松浦果南那时候确是这样思量着的,看到小原鞠莉扬起脸,边流泪边指着左脸颊要自己打回去的模样却觉得只想痛哭一场。

说着不愿意让自己后悔的话,也这样劝诫了朋友,到头来还是败在了彼此隐匿的心意上。

那人喊着“千万不要小看我重视果南你的心情啊”,明明做出的是毫不留情的动作,声音听起来反而是有热度得多。松浦果南举高了的手卸了力气又放低,与另一侧的一起伸向小原鞠莉。

已经等了太久了,小原鞠莉也是,自己也是。

“再来……拥抱一次吧?”




再是一长、一短、再一长。




松浦果南站在Love Live决赛场馆的后台准备室里的镜子前,最后确认了一次舞步。

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吧。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努力尝试克制住因紧张而加快的脉搏。

“果南?来帮帮我吧。”坐在梳妆台边的小原鞠莉转过身朝她招了招手。

松浦果南没想到一走近,小原鞠莉的话就变成了“之前教你的还记得吗?小测验,来帮我扎头发吧”,顺便把发卡和梳子递了过来。

小原鞠莉教了她很多次那复杂发型的扎法,松浦果南也只能堪堪记住。她迟疑着接过,梳着小原鞠莉的金发只觉得发质真好。她还记得小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能买到便宜的洋娃娃,那粗糙的人造毛发质感和此刻正躺在自己手中的柔顺头发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果南也紧张了吗?”乖乖坐着的小原鞠莉问。

回过神来的松浦果南对着镜子里的小原鞠莉一笑,“是有点。”

小原鞠莉抬手往后一搭,安慰一般轻拍着,“享受演出就好啦。果南平时训练都很刻苦,当然没问题。”

“虽然你这样说挺感人的,”松浦果南眯起眼,将小原鞠莉的头发固定好,“小心我告你哦。”




最后是两次均匀平缓的短闪光。




“其实我看懂了哦。”到松浦果南面前,小原鞠莉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

一直是行动派的小原鞠莉目光如炬。

“我也是。所以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松浦果南笑着摇摇头,弯下右侧膝盖,再一次地,向小原鞠莉伸出了手。


评论 ( 2 )
热度 ( 69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