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逢林|cnrk】タイトルなし



*大概是x年后的逢林。然而是犯困的我放飞自我写的 总之是“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因为太想吃逢林所以自己动手了的逻辑)

*看情况删掉吧……大概睡醒就会觉得很垃圾很羞耻了(。)无论如何感谢阅读。



逢田用先前拿到的备用钥匙打开小林住处的房门时,户主正和伊波边通话边打游戏。

“我来了哦。”逢田脱下鞋子和厚重外套边向小林打招呼。

“啊,りきゃこ。欢迎回来。你先随便坐一下我很快就好啊啊啊啊啊——”小林分神回答的时候差点game over,自己耳边也响起伊波标志性的笑声。

“原来あいきゃん有约的啊。我是不是不该继续打扰了?”

“……打完这局!”

“喂伊波你都不用陪朱夏的吗。”逢田趁机凑到话筒边吐槽起来。

“朱夏她啊,玩得不好,就坐旁边啦。”

逢田还能隐约听见齐藤在电话那头的反驳。

她贴着小林的身子坐了下来,看着屏幕上花花绿绿的界面,也不再说话。

小林身上有刚洗过澡留下的沐浴露的香气,掺在她本人的气味和体温之中缓慢地渡来。

“りきゃこ怎么会突然过来?”小林摁着手柄的动作不停,开口的声音格外地低。

“嗯……就是,突然有点想你。”

小林抿着唇归于沉默,将半张脸藏到臂弯中的逢田清晰地看见了她很快泛了红的耳根。她知道小林一直不擅长应付这类话语,但相对更少人会注意到看似爱说色气话的她也一样容易害羞。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伊波和齐藤再次笑起来,小林恼羞成怒地喊了句“吵死了”。正巧一局游戏结束,赢了的小林关了游戏机挂了电话就转向逢田。

“买了あいきゃん喜欢喝的啤酒哦。”逢田从身旁的便利店袋子里拿出两听,举到面前的时候对着小林欣喜的面容放松地微笑,“之前好像看到你说家里的都喝完了。”

“谢谢りきゃこ……”

拉环被揭开的声音总是清脆,忙着打游戏没怎么补充水分的小林灌了一大口,刚想舔去唇边啤酒沫却被逢田抢了先。

“下酒菜小林さん。”

逢田从容地说着,气流中暗涌的羞耻感快把小林淹没。

不知道自己木头般的恋人会不会理解呢,关于自己说“有一点”其实是“非常”的意思。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否则小林也不会突然抱上来说“我也很想你”。虽然声音小得即使贴在耳边说出来也几乎听不清了。

逢田用自己的脸侧蹭了蹭小林的鬓角。距离上一次私下见面过去了十多天,她也一定有在坚持做保养吧?好光滑。逢田想。

镜头前不习惯肢体接触的小林,此刻却将手紧紧扣在逢田的腰间,两人毫无缝隙地紧贴在一起。

心跳声大得像是在房间里造成了回音,体温也因酒精和室内暖气而不断上升着。

“あいきゃん不继续喝了吗?啤酒。”

口鼻处都抵在小林肩颈处的逢田艰难地发了声。呼吸本就困难,空气中又满是小林的气味,她不得不扯开话题。

小林乖巧地“嗯”了一声,松开逢田后啜饮着罐中的淡黄酒液。

咬着易拉罐边缘的逢田盯着她颈部因吞咽动作而几次上下移动的那颗,亚当的苹果。

小林的酒量如何,逢田自然是知道的。一罐啤酒当然灌不醉小林,因此对于她脸上经久不散的红晕,逢田感受到一种来源不明的满足。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啦……”小林捏着罐子上半部分,才发现逢田过于灼热的视线,“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就觉得你很可爱而已——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逢田微垂下眼睑,别开了视线。

“呐呐りきゃこ。”只喝了不到一罐啤酒的小林拉了拉逢田的胳膊,逢田仍捕捉到了她眉眼中因些微醉意而变得更加放肆的愉悦。

小林伸出自己拿着铝罐的手臂绕过逢田的,再度喝了一口啤酒。

“这样,也能当作我们结婚了吧。”

……

小孩子发言。

逢田很想这样说,但大概是被小林全身心绽放出的快乐感扰乱了思绪,她也喝下了罐中的啤酒。


—————————

结婚后要这样那样请自行想象

溜了

评论 ( 7 )
热度 ( 61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