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梨|善梨】タイトルなし




*玩了个抽关键词的。关键词1: 故作镇定 2: 攻防战 3: 放不开的手

*是(跑题了的)段子。感谢阅读。(明明想用一篇正式的文来开启我的夜梨之路的……大家好我是郑一冽x)



因来势汹汹的台风,津岛和渡边平常坐的通勤巴士停运了。

十千万的小面包车挤进了四个女孩子,高海家的长女小心翼翼而沉默地开着车,听着后面并未受太多天气影响的热烈气氛。

“是善子ちゃん的力量吧?”

“……说多少次是ヨハネ啦!”

樱内轻轻将头靠到被狂风暴雨冲刷着的冰冷车窗玻璃上,看着坐在身旁的津岛第无数次地纠正称呼。在左侧不太能看见那颗每天都扎起的团子,倒是能好好观察她比一般人更挺的鼻梁,和披散下来的墨蓝色头发。

在上车之前,津岛露出了相当为难的表情,说着“并不想再给小恶魔们添麻烦”。高海拍着胸脯谈起自家旅馆还有空房来让她宽心,毕竟渡边也将要留宿在那里。

“实在不愿意住在十千万的话,梨子ちゃん总不会拒绝你的吧。”高海和渡边一起偷笑着。

取得双方家长同意时,十千万的车也到了。坐在车里的津岛看起来放松了不少,跟着樱内走到住宅门口的时候却偷偷伸手拉了拉前面人的衣角。

“其实よっちゃん不用担心那么多的。”

嘴角含着笑意的樱内转头看她紧张得有些发白的脸,用钥匙拧开了门,习惯性地和母亲问候起来。松开手的津岛也好好鞠了躬问过好。

樱内是知道的,津岛可以用“凡人”所习惯的方式来交流的事实。饭桌上的津岛虽有些拘谨但丝毫不失礼貌,稍稍压低的声线温柔得体。自家母亲似乎也对她很有好感,樱内安心地吃起了碗中的食物。


风雨在洗过澡后悠闲的晚间时间段里变得更加放肆,伴随着不定时出现的电闪雷鸣一起刺激着人的多重感官。

窗户还在被风拍打着,紧接在一道闪电后的是突如其来的跳闸断电。远处缓缓响起沉闷的雷声,刚端起茶杯的樱内只得放下它。她掀开窗帘看看四周,高海家也是漆黑一片。看来是供电线路的问题。好在第二天是周末,也没有什么要紧事没处理。

合上窗帘后屋子里又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樱内决定去找几支蜡烛。手电筒照在津岛蹙起的眉,樱内问她:“在这里稍等一下可以吗?”

“当、当然没问题!”仍端坐着的津岛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忘记摆招牌姿势了。

樱内的视线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几秒,伸出手,“那一起走吧。”

津岛的手,尤其是手指,变得凉了些。樱内让她帮忙拿着手电筒,自己空着的一只手翻找着抽屉。

火苗摇摇晃晃地映亮了四周的小范围区域,被数支蜡烛簇拥着的津岛没有念叨着什么咒语,仅仅是单手抱着膝坐在地上。

“……玩点什么吧。リリー家里有桌游一类的吗?”

樱内想了一会儿,好像比起翻阅书柜里的本子还是玩游戏更实际一些。

“我只有Monopoly(大富翁)……”

是津岛最不喜欢的类型了吧,樱内想。结果那后辈还是点了点头,微垂的眼睑压抑住她紫红色眼中反射的光。

行动有些受限,樱内费了些劲拿出了封存已久的大富翁。展开地图纸,摆上道具,再就是猜拳决定谁的角色先走。

津岛的话,一定会出那个“ヨハネ剪刀”吧。虽然这样做太明显是放水,樱内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出了布。

“リリー!不要让着我啊!”果不其然,津岛大叫起来,“重新来一次!”

即使津岛第二回没有再出剪刀,也还是没赢过樱内。头发完全披散下来的津岛笑了笑说着“我就知道”,在樱内眼中好生失落。

屋里弥漫起淡淡的焦味,樱内稍稍牵带起与津岛长久相握着甚至变得有些湿润的手。

“其实我……早就输了啊。”

评论 ( 7 )
热度 ( 39 )
  1. 心底_郑二十一冽 转载了此文字
    我磕爆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