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梨|善梨】01




*备份。01是标题。第一次尝试这个题材 逻辑极差 有什么bug请假装没有看到…

*旧的坑填不来就临时写了个新的 感觉很烂很ooc。无论如何感谢阅读。



我遇见了十年后的善子。


直到两分钟前,我仍觉得这只是暑假中最为平常的一天。距离团练开始还有三天,正是队友们各自去玩的时候。努力争取到一些私人时间的我拎着画具箱走进了去过几次的便利店。

若不是知道一年生三人结伴出去了,我定会将冷藏柜前的那个身影认作善子的。只是那人的身形比我还要高些,虽然是扎了团子的发型但长发快要及腰,也并非善子母亲的发色。

她在林林总总的饮料面前徘徊许久,选好三明治的我忍不住走上前问她:“那个,需要帮忙吗?”

她回过头,惊喜取代了烟消云散的不悦,“啊,梨梨。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你了。”


我们在千本松原长长的石阶上坐下。

那人正喝着草莓巧克力奶昔——是善子最爱的、我总觉得甜得有些腻人的饮品。

“你是よっちゃん吗?是长大后的よっちゃん吗?我……”

重重疑问从我脑中迸发出来,那人却像没听到一般大口喝着饮料,似乎很渴的样子。

“啊,虽然知道梨梨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原谅我不能说太多,否则会影响这个时空的运行轨迹。”她舔舔嘴唇上残留的水渍,冲着我微微笑起来,“我是,如你所见,25岁的津岛善子。”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可以好好说出自己的名字了吗?我这样想着,又觉得有些失礼。

她没有在意我的沉默,继续说着。

“到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初步的穿梭时空的技术,正在招募参与试运行的志愿者。我只能在这个时空里停留两个小时,就算降落地点选在了沼津也还是担心着会不会见不到你。”

她常穿的那件纯黑色的斗篷,此刻已稍显破旧地披在肩头。她的眉眼也长开了,在我看来本就精巧美妙的五官变得更加成熟而迷人。看了看自己身着的普通连衣裙,我暗暗捏了捏拳。

善子的手掌就是在这时覆上来的。我一直以为这个她只是个投影,但熟悉的体温和细腻但坚定的触感缓缓涌过来,传达着与我想法截然不同的事实。

“这样的梨梨——15岁的时候我就想说但没有勇气说出来——非常可爱。”

天啊。我意识到自己猛地一颤。这十年间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才能让我这样直视着她紫红色的双眸,听她说着坦率的话呢?

“谢、谢谢你……”

以至于,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善子的笑意更甚,指指我放在一边的画本,“可以翻翻吗?”

只是翻翻而已吧,应该没问题的。我颇有些惴惴不安,但还是将画本递给了她。出乎我意料地,她从封面翻开,一张纸一张纸地仔细看过,翻页的动作也格外轻柔。

前面的都是些风景。中间空了不少页,她像是非看到封底不可似的锲而不舍地往后翻着。她就那样,看到了我的秘密。

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的,画满了善子的几页。大多是凭着记忆画的草图,趴在部室桌子上浅眠的善子展露出柔软如翼的长睫和高挺的鼻梁,通过预赛后欣喜的善子笑着露出了小小的虎牙,修剪视频时过分认真的善子微微锁起了眉首。

每当重新翻阅到,或是添上新内容的时候,这些画面都在我脑中苏醒过来,那世界也刷地一下重新有了色彩。但主角本人并不知道这一切,而这正是我不安的源头。

我望着她的侧颜。几种感情复杂交织着浮现在她脸上,我无法读懂。只是她捧着画本的手指用力得有些泛白,我正要尴尬地别开头时她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梨梨画的是我吗?”

“……不是很想承认,但是的。”

“我在你笔下变得这么好看,好开心。”

其实,我只是努力画出人和物的真实模样而已。我很想这么告诉她,她毫无一丝虚假的笑容却像美杜莎的双眼那样束缚住了我的心神。

“我,堕天使夜羽,特别任命上级小恶魔梨梨为冥界首席画师。”她压低了声音,伸手指向我,另一手的三根手指抵在自己的额边。恍惚间我以为面前的正是比我小一岁的那孩子,直到她转过脸来正视着我,“好怀念啊。所有。”

这般意义不甚明确的话语又一次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除了她的名字和年龄,我对她一无所知。想知道她住在哪里,做着什么工作,以及——

是否仍与我保持着交往关系。

到嘴边的音节被我悉数咽回。蝉趴在树上慵懒地叫唤着,我像是第一次和她并肩坐在去往我家的巴士上时那样莫名紧张着欲言又止。

我大致是理解的。此时如若我得知太多未来的信息,不慎改变了自己既定道路的话,25岁的善子与我的交谈就有可能变成悬而未决的谬论。而她选在“15岁的自己不在当地”这样一个日子来访,想必也是出于类似的考量。

我擅自咀嚼着并不确定是真理的思绪,斟酌起要如何开始一个新的话题。时间仍在星星点点地流逝着,我越是想要尽可能多抓住一些正令我着迷的与善子相处的刹那,就越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更合适。

好在,比我有着更多更多的“大人的从容”的善子救了场。她的目光投往骏河湾的湛蓝海水,瞳中亦是闪烁的波光。

“自从发现梨梨周末会来千本浜以后,我也暗自掐着点来「偶遇」了。”

——结果说了更有冲击性的话,将我在悬崖边缘发抖着的神智一把推了下去。她用自己的秘密与我的做了交换,却让我更加看不清15岁的她暗地里背负了怎样的重量。

我抱住了她,身体本能远快于稀疏理智的阻拦。她的手臂和浓烈的气息一起拥着我的身侧。

“我得走了。”她在我耳边轻声道,“请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封存在心里,可以吗?”

当然可以。两个小时的超短途旅行,她却花在寻找我,以及与我叙旧上。已经相当满足的我也因此认为那个时候的她仍在记挂着我,进而像每一次翻阅画本最后部分那样不由自主地翘起了嘴角。

“嗯。会再见的吧,よっちゃん?”

她没有回答我,揽着我的手臂收紧又松开。

“我不可以告诉你太多事情。”她又一次这样说着,伸出三根手指的拳头小心但信誓旦旦地举到了头侧,“但我可以保证,无论如何,津岛善子都喜欢着梨梨。”


评论
热度 ( 46 )
  1. 心底_郑二十一冽 转载了此文字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