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铁。

【反正就是。。。曾经写过的一篇。。。渣。。。】

  

  
Side Kim.
作为一个标准的上班族,我每天都要搭乘地下铁在这座城市之下穿梭。
每天晚上从公司加班出来已临近末班车,3号线上依旧人满为患。
我工作的公司在始发站。
而要在倒数第二站下车,再去换乘4号线,在第五站下车才靠近我的住处。
我喜欢在车厢里走动,运气稍微好点能找到个位置坐下。掏出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文件。
快要下车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会抬起头。
对面的那个女孩,我天天见到她。
那一头耀眼的金发,总不会认错。
每一次,她都在玩手机。
她长得真好看,即使没有表情。
  
她会在终点站下车。
而当我从倒数第二站起身离开时,车厢里顿时变得空荡荡的。
她还是保持着抱着手机的姿势,纹丝不动。
经过她身边时,我能清楚地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草木调香水味。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有半年。
我终究是忍不住陪她坐到最后一站。
她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走着。
眼看着她拐进一个小区,我才调转方向往家里走——4号线肯定已经停运了。
到家已是深夜。
希望城市另一隅的她,一夜好眠。
  
有一次刚完成一个大项目,心情大好,情不自禁地在路上哼起了歌。
我并没注意到她什么时候消失的,只记得她的一句【很好听,再见】紧紧缠着我的双耳不放。
这么快就养成了习惯,我有点慌了。
   
她的声音真好听。
   
两个月后的一天她突然问我,怎么最近都在终点站下车。
我不知所措地回答【搬家了。】
她突然笑了起来。
明眸皓齿,我看得失了神。
【拜托,你撒谎的样子很逊耶。】
【啊,啊,不是的。】
该死,怎么这样支支吾吾的,真的好逊。
她睁大眼睛,很认真地看着我。
【不用陪我了,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
敢情她不是女孩子?
【我比你高~】
你妹。
【你比我晚回家。】
不要这样戳穿我,说好的冰山美女呢?
   
经过那一场疑似闲聊的聊天,我跟她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些。
   
可我,始终不知道她的名字。
就像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别无二致。
   
   
   
Side Jung.
我也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起每次在地下铁里看见的对面的童颜女人。
她听歌,她低头看文件,她白皙的手指轻轻在一旁打着拍子。
地下铁的车门开开关关,走了一批人又进来一批人。
我的视线一次一次被挡住。
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一直盯着手机。
还是忍不住,一直想抬头。
她是从来没有看过我么?
   
后来她突然跟我走了一路,虽然她的谎话很蹩脚,我也没有阻止她跟着我。
毕竟,就算不是肩并着肩,身后有人也是很好的。
就是那种,一回头就能看到她的安心感。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在3号线的倒数第二站下车,那小孩猛地抬头,然后急急忙忙收拾东西,飞速从即将关闭的车门间挤出来。
她微微弯下腰,双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不解地看着我。
【先顺顺气哈。】我抚了抚她的后背。
【为什么?】她问。
【唔,想试一试,陪你走回去一次。】
她很明显地愣住了。
【小孩子这么晚回家可不好喔~】
【你多大啊?万一你叫错了呢。】
【我?89年的,4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突然露出不符合形象的大妈笑,【我3月的。】
我……我……
Hing,讨厌死了!
她比小黄瓜还讨厌!
都欺负我!
Hing!
   
没想到从4号线下来以后还走了很远才到了她的小区。
【那个……】她突然转过身,我还没从走神的世界里爬出来。
【哎?】
【很晚了,要不就在我家将就一晚吧?】
幸好天很黑,我的脸一定红透了。我想她也是。
三更半夜孤女寡女的……咳咳。
别想多。
彼此不知道名字的情况下,她或我,应该都不会做这么轻浮的事。
而且真的很晚了。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
【好吧,那打扰了。】
   
她的住所很简单,两室两厅。简洁的白色,没什么刻意去装修。简单的沙发,茶几,餐桌。连卧室都是白的。一切都是白的,让我不由得想到公寓式酒店。
【将就一下喽。】她很快地给我收拾出客房,又指了指另一边,【浴室在那边,你可能……得穿我的睡衣,虽然有点小……】
她咬着嘴唇,害羞得不得了。
我【噗】地一声笑开了。
【自黑精神,值得鼓励。】
   
花洒哗啦啦地跑着水,我站在下面,一不小心又发呆了。
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出她的样子。
自从跟她熟络起来之后,自己的笑容似乎就变多了。
神奇的一个人。
   
临睡前我叫住她。
【你……叫什么名字?】
【啊,金泰妍,你叫我泰妍就好了。】
【Jessica,郑秀妍。】
【嗯,那,晚安,秀妍。】
【晚安,泰妍。】
她帮我关上了门。
愿她一夜好梦。
   
   
   
Side Kim.
我用了二十五年遇到最好的郑秀妍。
   
从初中起睡眠就很少的我为了防止上课打瞌睡,开始买薄荷糖。只要去超市,就一定会买一盒。
各种牌子,却只买最纯正的薄荷气息。
一天下来,吃掉十颗是常事。
盒子空了,洗干净,晾干,收好。
久而久之,收集了各式各样的小盒子。
而薄荷糖,不管是什么牌子的,都再也无法让我清醒。
就像抗生素吃多了会有耐药性一样。
可我还是喜欢它,一如既往。
   
我们秀妍是新配方的薄荷糖吗?
清新,醒神。
我是不是喜欢她?
   
她时不时地来我家留宿,说我做的早饭很好吃。
她从来没在我面前做过饭。
起不来床是一方面。
不知道能不能吃耶。
总感觉她身上的贵族气息有点重……
算了,她喜欢就好。
郑秀妍味薄荷糖。
   
  
   
Side Jung.
身边朋友问我是不是恋爱了,最近脸上的笑容跟她们认识我这几年来我笑的次数总和差不多。
我摇摇头。
【没有呀。都单身这么多年了。】
没有呀。只是暗恋而已。
说不上她哪里好,就是一种最纯粹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心动,让我忍不住想抱抱她,让我忍不住想牵着她走下去。
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脱单秀恩爱,我却日复一日地和她搭乘着3号线,面对面沉默。
金泰妍。
我以为我不懂什么是爱情。
我总是不敢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因为,不懂得爱,自然也就没有资格说爱。
她还是那样的闷骚,扭扭捏捏。
我也没有勇气踏出下一步。
我的直觉告诉我,嗯对是直觉,金泰妍对我也是存有好感的。
怎么办。
就这样僵着吗。
   
一次刚上车,找到一个正对空调的好位置,心血来潮跑到常去的论坛发了个帖。
【我好像喜欢在地下铁上认识将近一年的亲故】
很快就有人回帖了。
【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唔,也就有时候太晚了我去她家或者她去我家借宿。】
【就这样,没了?】
【没了……】
结果有一个叫Taenggu的人回帖。
【表白。】
一石激起千层浪。
【表白。】
【表白。】
【表白。】
【表白。】
喂你们够了啊!
不过想想,说出来,也不会怎么样吧。
就算被拒绝了,当成开玩笑都行啊。
纠结中就快到站了。
收好手机,在心里给自己一个fighting,站起身,走向那个熟悉的瘦小身影。
   
【泰妍呀。】
【嗯?】她愣住,旋即微笑地转过身。
【我们秀妍又想跟我回家啦。】
我感觉到我的脸一下就红了。
【现在先不扯这些!】
【金泰妍我喜欢你!】
说出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她发了半天呆,又笑了起来。
【那,我天天都能带你回家了。果然是你,Jung Jessi。】
  
   
   
Side Kim.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是她低头的一刻,还是她抬眼的瞬间?
是她随风飘扬的柔软的头发,还是她鼓起的包子脸?
是她笑着对我眨眼,还是伸手向我打招呼?
想一想,她还真是一个美好的人啊,至少在我的印象中。
就算她有点蠢萌又挺傲娇,不也正中我忠犬攻的下怀吗【你够】。
   
每天晚上,还是同一列地下铁,还是相同的两个人,只是不再面对面,而是蠢萌的她靠在我的肩头。
有时候,我还是会在终点站下车,陪她走一段,自己再回家。
有时候,她会跟着我在倒数第二站下车,转乘四号线,第五站下车。
然后就……赖在我家不走了。
……我发誓我和她是很纯洁的!
   
当然,作为跑腿费,我会在她家楼下索取晚安吻。
偷偷告诉你,那傲娇货的嘴唇很甜。
   
那天正下着大雨,地铁站里的路人来了又去。
我小跑到月台前,列车刚刚关上门。
在心里爆了句粗口,埋怨着今天的不顺。
不知道她在哪儿。
这样一个念头冒出来,我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
【Taenggu。】
我没有转头。但听到那让人想念已久的声音,就知道是她,郑秀妍。
我的郑秀妍。
【秀妍呀。】
我很开心地笑开了。
列车缓缓启动,不停跑远的无数个小圆窗上断断续续映出我和郑秀妍的笑颜。
【想你了。】
【所以,你就出现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