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绘海】关于这些年发生的一切


园田海未背着弓箭袋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透过林立的楼宇斜斜地撒了一地。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两声,她掏出来看了看。
 “海未,周日来真姬家的海滨别墅,我生日。”
 园田海未暗自有些懊恼,忙得连她的生日都忘记了。
 不过,她意识到,绚濑绘里仅仅是通知她,有这么一个安排,并没有给她商量的余地。
 那就这样吧,反正也很久没有见到大家了。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摁了句“好的,会准时到的”,又摸索着把手机塞回兜里。
 聊天记录里只有这么孤零零两条消息,园田海未都快想不起上一次问候是什么时候了。
 三年前绚濑绘里跟着东条希和矢泽妮可走出校门的时候,城市里也是这样,充斥着昏黄的光。
 大家还是忍不住流了泪,一句再见来来回回说了好几十遍都停不下来。
 她转过头对身后沉着眼睑的人说:“海未,你是最沉稳的人了。拜托你,照顾好自己,也让她们都好好的。”
 园田海未点了点头。她心里明白,此一别,就将许久不见。
 “也请绘里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绚濑绘里闭上眼苦笑一下就跑开了,金色的马尾在她后脑勺甩着甩着,把一整个春天的温暖都从园田海未身边抽离了。

 

      

 

 读大学以后也按着自己的习惯加入了弓道部,扎实的基本功和对于练习的勤奋让她在第二年就升到了副部长的位置。
 果然,比在高中轻松很多,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园田海未赶跑脑海中乱糟糟的思绪,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拉开弓。
 ——放学后,绚濑绘里也会偷偷躲在柱子后面看自己练习。若不是感受到周围奇怪的气场,大概是到绚濑绘里毕业也不会发现吧。
 ——从那以后,绚濑绘里总是备好一瓶温水,在园田海未用白毛巾抹去汗珠的时候递上。
 一阵不和谐的杂音,园田海未看到手中断开的弓弦。
 她叹息,随着年岁增长,竟是连心无杂念都做不到了。
 身侧出现了一瓶水,她诧异地回头,是空手道部的主将,一个英俊又结实的男生。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送了半个月的水了。
 保守如园田海未,也明白男生的意向所在。
 她摆摆手说:“谢谢山本桑,我有自己带水来了。”
 男生笑了笑,“那,打扰了。”说罢,略一点头便离开。
 显而易见的,她根本就没有做好面对他感情的准备。
 她不想做,也不会做。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园田海未的脚步在路口停滞一刹,又拐了个弯。
 又走了几百米,她停步抬头看了看招牌上“穗むら”三个字,旋即按响了门铃。
 一个中年妇女探出头,“哎呀是海未啊,快进来坐,穗乃果已经回来了。”
 “打扰伯母了。”
 母亲看着她上楼的身影,无奈笑开了。
 无论过了多少年,园田海未都还是那个谦卑有礼的样子啊。
 推开门,园田海未就看到跪坐在桌边的高坂穗乃果和南小鸟,还有在角落玩电脑的高坂雪穗和绚濑亚里沙。
 “海——未酱!!”两个发小跳起来拥抱她,高坂穗乃果甚至已经蹭起了脸。而两个小女孩也很开心地跟她打招呼。
 她已经很久没有来看望她们了。
 自从毕业以后,好像是在刻意躲着些什么一样,就此销声匿迹。
 “你等等哦!”高坂穗乃果噔噔噔跑下楼,又噔噔噔跑上来,“给你!我们家新出的和菓子!”
 园田海未道了谢收下,她很庆幸的是自己再怎么任性,也总有这两个纵容自己的伙伴。
 南小鸟怯怯问:“海未酱去哪里了?这么久……也不和我们联系。”
 园田海未端起茶杯的手一僵,“我——想一个人思考一些东西罢了。”
 以及,躲开一切让自己心神不宁的人和事。
 绚濑亚里沙接过话茬,“那也不和姐姐联系……姐姐很担心你。”
 比如她,和她。
 “亚里沙……”
 小女孩看出了园田海未脸上的欲言又止,也很知趣地噤了声。
 “亚里沙,拜托你跟你姐姐说,我很抱歉。周末再见了。”
 绚濑亚里沙乖巧地点点头,又被高坂雪穗正在播的PV吸引去了注意力。
 园田海未啜了口杯中的玄米茶,“你们俩近来何如?”
 “小鸟酱就专注于设计啊……我在学做糕点,虽然我还是更喜欢面包啦。”
 问话的人“嗯”了一声,嘴唇嗫嚅着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是想到绘里。”

 

        
 十月正是枯叶纷飞的季节。
 园田海未刷卡过了闸机,在月台等待着地下铁。
 不远处正有两个女高中生嬉笑着低声交谈,她好像做了一场梦,梦到了高二时自己收到情书的那一刻。
 那个女孩子的脸上红扑扑的,把浅蓝色的信封塞到园田海未手里,喊着“园田前辈一定要看啊”就跑到走廊尽头看不见了。
 园田海未捏着信封的手是颤抖的,被搭上肩膀的时候差点就要尖叫出声。
 “那个,果然是恋爱的告白吗?”
 她回过头,看到绚濑绘里笑嘻嘻的脸。
 “哎,绘里……难道一直都在偷偷看着吗?”
 “怎么会呢,我可不是在偷看你们哦。只是正打算去学生会室的路上,”绚濑绘里扬了扬另一手里的文件,“碰巧……”
 园田海未斜了斜眼,“是碰巧吗?”
 “是啊,偶然碰巧被我看见了。”
 ——当然,只是“碰巧”走在你身后,“碰巧”看到学妹给你递情书……
 园田海未的脸更红了几分,“被看见了……但是拜托请不要告诉大家……被穗乃果还有小鸟知道了会很麻烦的。”
 “我当然是不会说的啦,”绚濑绘里又笑了笑,“本校威风凛凛的武道家海未前辈,居然因为收到可爱的学妹的爱情攻势而脸红什么的……”
 “脸红什么的,我才没……”话还未说完,嘴唇就被绚濑绘里的食指抵住,“瞧,果然脸红了。真可爱啊,小海……我有点能明白学妹想发起攻势的心情了呢。”
 园田海未瞪大双眼,只听见眼前人接着说:“而且虽然我只是听闻,不过你果然是人见人爱的小海呢……升到二年级以后这是第几封情书了?”
 “才,才不是什么情书啊!况且我也没有数过……”
 “哎哎,你想啊,这些肯定都会在最后写上‘请一定给我回复!我等着你’的吧……对了,你的回复呢?我对你的回复很有兴趣呢……”
 才没有兴趣!我对那些缠着你的小学妹一点兴趣都没有!
 “回复啊……”园田海未稍稍低下头,“我没有写过……”
 “诶诶?如此讲究礼仪的海未为什么不回信?”
 眼看着园田海未的嘴唇抿得更紧了些,绚濑绘里的语气缓和下来,“如果我是给你写信的人的话,这种时候如果能收到有着漂亮落款的信物之类的就好了——我会这么期待着呢。”
 “穗乃果殿下,我出发了”这么一句话就像武士的回信一样——这种冷淡的感觉,很有男子汉气概,让人心跳不已啊——这还真是妄想呢。
 被园田海未支支吾吾的样子逗笑,绚濑绘里揉了揉她的头发,“早点回去吧,我收拾一下也准备回家了。”
 “那我先走了,绘里再见。”
 园田海未落荒而逃,看不到绚濑绘里又变得沉重的脸色。
 ——如果,递情书的是我呢?
 她也听不到身后人的心事。

 

       
 园田海未回过神,隧道尽头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长长的列车停在她面前。
 就要见到她了。
 心跳不自觉地加快,又被自己竭力抑制住。
 担心什么啊,等下要见到的可是生命中除了亲人以外最重要的八个人啊。
 于是当她走在沿海大道上时,脚步也变得坚定起来。
 开门迎接的是星空凛和小泉花阳,一边争抢着蛋糕一边闹哄哄地把园田海未拖进屋。
 “海未酱啊,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了,我们很想你啊。”就连西木野真姬都直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念,让园田海未心中的负罪感又重了一分。
 厨房门被拉开,咖喱的香气很快就渗透到大宅的每一个角落。
 高坂穗乃果以“不准偷吃”为由被赶了出来,到园田海未面前傻兮兮地打招呼。
 “不去看看她们吗,在厨房。”
 该来的总是会来,园田海未叹息着放下包,走向厨房。
 出乎她的意料,东条希和矢泽妮可放下手上正在煮着的锅子也扑了上来,“海未酱海未酱”地喊着。
 园田海未摸了摸她俩的头,两只树袋熊才乖乖去煮晚餐。
 “海未。”
 绚濑绘里唤她。
 她抬起头就看到沉溺在夕阳里的绚濑绘里,和她们最后一次道别的情景别无二致。
 “好久不见了……绘里。” 
       
 晚餐时,绚濑绘里被众人推到园田海未旁边落座,已经成年了的姑娘们利落地开了几瓶啤酒。
 “喝点儿?”绚濑绘里把瓶子举到园田海未面前,目光盯着食物出神的那人摇了摇头。
 绚濑绘里无奈地自顾自喝着,而园田海未环顾四周,看着所有熟悉却更加成熟的面庞,所有回忆齐齐涌上脑海。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重逢吧。

 

       
 高坂穗乃果借着酒劲问了种种八卦问题,就连“谁有男朋友”这样的也毫不避讳。
 小泉花阳举了手。
 绚濑绘里也举了手。
 默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园田海未身上。
 谁都看得出她和她之间的尴尬疏远,心里也都隐约有了答案。
 东条希看着她略微垮下的嘴角,给她面前的杯子满上了酒。
 “挺好的。”她悄声说。

 

        
 酒足饭饱后,园田海未从包里取出一个线装本递到绚濑绘里面前,“生日快乐。”
 绚濑绘里看了看封面和封底,“是什么?”园田海未不语。
 “那我就自己看了噢。”她翻开本子,里面写满了歌词,情歌的歌词。
 还是没有恋爱经验的小女孩呢。绚濑绘里看着那人面红耳赤的样子,想起当时提议唱情歌的时候,被逼问是否有恋爱经验的时候,惊慌失措的园田海未。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真的。”绚濑绘里一伸手就抱住了园田海未,稍低下头就被那人的头发蹭得心里发痒。
 “绘里,你不要喜欢他好不好?”园田海未说着,希望绚濑绘里能原谅自己这绝无仅有的任性。
 绚濑绘里用指腹轻轻揩去怀中人的泪水,闭上眼睛。
 “海未,不要再为我流眼泪了。私以为你的生活就都该是光,亮堂堂的,五彩缤纷的。”

 

      
 园田海未睁开双眼,透过窗帘的光线已所剩无几。
 睡久了头疼得厉害,她下床打理了一番,换上便装出了门。
 刚看到山本的短信说晚上应酬要稍晚些回来,冰箱里又没什么食材,只好去超市挑些还新鲜的菜了。
 莫名地想喝罗宋汤,在冷藏柜前取黄油的时候又听到了那个出现在她梦境中好几年的声音。
 “海未。”
 她回头就看到绚濑绘里牵着一个小女孩,金发蓝瞳像极了这个让她泪流满面的女人。
 “好久不见。这是你女儿?”
 “是呀。”绚濑绘里逗了逗小女孩,“给阿姨问好。”
 小女孩怯生生地开口:“阿姨好……”
 “长得可真像绘里啊。小朋友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我……我今年五岁了……海未,我叫海未。”

评论 ( 29 )
热度 ( 28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