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海】绚濑绘里生贺

【因为没有生菜君的lft 所以只贴自己的那部分了】
【KKE生日快乐!ww】



绚濑绘里悠悠睁开眼,房间里不剩几缕光线,口腔中的干涩感紧揪着她不放。
床头柜上有杯水,她拿起来的时候指尖触到透过玻璃传来的温热。
同时放在柜子上的还有一支温度计,绚濑绘里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发烧了,全身都不争气地酸痛着。
是谁在照顾自己,她很清楚——是在便利店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嘛。
要认真回忆的话,初次见面大概是在从学校回家的电车上。


那时候刚好是早高峰时期,出行的人异常地多,站在车厢里连气都要喘不过来。
前方似乎是大堵车,电车猛地刹住,然后绚濑绘里就被身前的人撞到了胸口。她稍稍低下头看到少女海蓝色的长发,背着的暗红弓箭袋以及隔壁中学的校服。
海蓝色少女也很快转过来慌慌张张地道歉,这下绚濑绘里就看清了她的五官,实在是清秀得过分了。
“没有关系,”绚濑绘里抓住拉环的手往边上滑了几寸,“我还有一站路——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拉着它。”
“那……抱歉了。”少女的脸羞红得好像下一秒就要透出血来,摸索着抓上拉环的手也微微缠着。
“我叫绚濑绘里,你呢?”
“在下园田海未。”
绚濑绘里不敢认真看她琥珀色的眸子,忍不住微微撇开视线,“听说你是每次区运动会上让对手闻风丧胆的弓道社主将。”
“不敢当……”话音落了,园田海未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好像出神一般。
随着电车的颠簸,两人的手背也轻轻相蹭着。少女白皙柔嫩的肌肤好像覆了一层雪似的微凉,好闻的护手霜的味道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在绚濑绘里周身清晰无比。
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一站路着实是太短了,到站播报响起的时候园田海未才推了推她让她回神。
“那我先走了,下次见。”
绚濑绘里走出去没多远,电车门又重新关上。
如果没看错的话——她的脚步迟滞了一下——转身前看到那个叫园田海未的女孩子,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眉头紧皱的样子好似正忍受着痛苦煎熬。
下次再问问吧,绚濑绘里重新迈开脚步,电车就在一眨眼间就转了个弯再不可寻,自己也离学校越来越近了。


绚濑绘里的手已经放在门把上了,却隐隐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咳嗽声。
旧公寓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缺陷,比如开裂的木地板,比如差劲的隔音,此时此刻就完完全全戳在绚濑绘里的耳膜上。
她连忙打开门冲出去,“生病了吗?”
园田海未惊愕地抬起头,手还捂着嘴,话语掺杂着呜咽含糊不清地从指缝间传出来,“没有关系的,借用一下洗手间。”说罢,落荒而逃。
绚濑绘里看着被关上的洗手间门,抿过的嘴唇似乎有了意料之外的触感。
真是奇怪极了,明明距离在便利店碰面才过了两三个小时,那时候的园田海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此刻却在洗手间里咳得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样。
绚濑绘里焦急而无可奈何,手脚没有一点点力气,只得摇摇晃晃坐到园田海未刚停留过的沙发上。
洗手间里传出水流声。
她回忆起自己实在是烧得难受了,家里没有药恰好绚濑亚里沙又不在家,自己便只身前往家附近的便利店买点救急的药。
烧到迷迷糊糊的时候连视野都不太清楚,直到被身后的人扶住微颤的肩膀才回过头认出她:“啊……是海未啊……?”
园田海未伸手探上绚濑绘里的额头,语气忍不住加重了些:“怎么到发烧了才出来买药啊?我去照顾你。”
绚濑绘里点点头,也不管面对的是才见了几次面的人,就斜倚在园田海未身上,无力地抬手指路。
好不容易进了门让绚濑绘里靠在床头,园田海未转身又弄好了药,递到绚濑绘里嘴边,“喝了就睡一觉吧,会好起来的。”
再度摸了摸绚濑绘里滚烫的额头,园田海未给她掖了掖被子,收拾了一番。
绚濑绘里很快就陷入沉睡。


醒来的时候便是这番场景了。过了好一会儿园田海未才走出来,眼眶泛红。
“海未……还好吗?”
园田海未说了句没关系,又关心起绚濑绘里:“刚退烧,有没有好受一些?”
“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你来照顾我……”
杵在客厅里的少女一下子慌张起来,匆匆忙忙拿上包和外套,微微欠身后往门口走,“不用客气的,我先告辞了。”
绚濑绘里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无意间瞥见沙发上的一抹粉红。
是花瓣。
她也曾从热衷研究神秘学的好友那儿听说过吐花的故事,但从来都是一笑置之——而如今,她无法视而不见。
不如,明后两天就早些起来,坐更早一班的电车吧,绚濑绘里这么想着。


连着两天没有见到海色少女,绚濑绘里不愿承认自己已经开始想念在电车上注视着园田海未的日子。
想见她,想要和她说话,想要——
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绚濑绘里突然咳嗽起来,落在掌心里的是柔软的淡蓝色花瓣。
走下电车,站在前面的人正是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穿着衬衫的园田海未。
相视沉默了五秒,绚濑绘里扬起了一个笑容,“早上好,海未。”
园田海未走得近了些,“早上好绘里,生日快乐。”
绚濑绘里弯起眼睛,“啊,你还是第一个祝福我的人呢,谢谢海未。”
“那,绘里想要什么礼物?”
绚濑绘里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良久才开口:“我病了,你给我治病吧。”
“抱歉?”园田海未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治?”
绚濑绘里咳嗽了两声,把手心摊在园田海未面前。花瓣同样从惊愕的少女口中飘出,慢悠悠地落了下来。
“这些花瓣,着实是很难吃啊。”绚濑绘里说完,倾身上前轻触了园田海未的嘴唇。
秋风里隐隐带着花瓣的气息。

评论 ( 9 )
热度 ( 21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