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卡黄】可以的话

可以的话,我们重新来过。



17岁


站在发布会的舞台上,李艺彤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唱跳都相对贫弱的她能走到这一步,要更加小心努力才能留下来。
话筒传了三排来到手里的时候已经被捂热了,听着刚才的女孩子们都中规中矩说了些感谢和展望的话语,心想一定要说点特别的。
“大家好,我是来自陕西西安的李艺彤,我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我一点,总有一天,我希望我能成为在大家心中闪闪发光的偶像。”
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中二的动作,李艺彤连忙鞠了一躬。
这种被瞩目的感觉,还不赖。
毕竟是抱着想要成为正统偶像的心情报了名,可为什么偏偏记住了右边的右边的右边那位女生的名字,实在没有头绪。
她叫黄婷婷,来自南京,想要成为优秀的歌手。
所以自己会噌噌噌跑到她说我叫李艺彤请多指教这件事似乎也不令人意外。


刚刚认识的时候黄婷婷礼貌地保持着生疏的距离,李艺彤在浪着队友们时并没有认知到自己内心小小的种子随着每一天的盐分摄入开始生根发芽,发现以后想要用石块盖住那小小的绿色嫩芽也已经来不及了。
自己……明明不喜欢这样很难得到回应的啊?
但根据柏拉图·卡的教诲,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一个人。
李艺彤也就坦然地直视了内心的雀跃,毕竟是这么美好的存在。



18岁


这一年开始以后的李艺彤像毛毛躁躁的小男孩一样不停地向黄婷婷示好,甚至在五月二十号这种有着深刻含义的日子写了长微博表白。
一个痴汉一个盐,大概已经融进时光里成了习以为常的事。

这是李艺彤喜欢上黄婷婷后的第二个秋天。
上海要比西安稍热些,黄婷婷的生日也就迎着未散的热度而来。
黄婷婷的第一个愿望似乎朴素得有些幼稚,想要在火车上把作业赶好这样的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李艺彤不知道她另外两个愿望分别许下了什么,依旧沉浸在黄婷婷生日的氛围中。
轮到读信的环节仍有些恍惚,掏出纸张的时候甚至害怕着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可还是想要说出来,拐弯抹角也好,躲在别的借口背后也好。
“越是靠近她,越想更多地了解她。
“直到现在,已经不可自拔地,深深地喜欢上了她。”
是喜欢吧,是喜欢才会有意无意地在各种场合提及她,才会在微博上逮着空就大肆宣扬她的美好,才会不顾她的盐一个劲儿地凑上去。
界限明确限制着自己只能远远望着不得再进一步,可喜欢这种东西啊,就算捂住嘴巴,也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19岁


第一次在剧场过生日。
收下林思意花了一百多个币夹到的据说是李艺彤和黄婷婷的儿子的黑猩猩玩偶,李艺彤小心翼翼地往右边看去,“那,那婷婷桑,你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黄婷婷笑着解释说拒绝了李艺彤的请求但把信写在了心里,还没说完就被陆婷叫去站在李艺彤左侧。
那就夸一夸李艺彤吧。
“我觉得发卡她有不输于任何人的勇气、毅力,还有乐观。”
李艺彤看着黄婷婷说着关于自己的话,像是心脏被击沉了一样陷进广阔无垠的粉色海洋。
可黄婷婷没有看她。
直到说了“然后也祝你生日快乐”才看了看李艺彤,脸上写满了毫无一丝虚假的开心。
李艺彤说完谢谢后陆婷开始总结陈词,谁都没想到黄婷婷会突然抱住李艺彤的腰。
有那么一刻,李艺彤想,黄婷婷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的。


第一次参加Best30,紧张的心情不言而喻。以前都是在网络上看着一卡一卡的来自日本的直播,如今自己也要亲身参与到这种模式当中来了。
很早就知道要和黄婷婷跳夜蝶这首充满了禁忌意味的曲子,排练时心中总有小小的窃喜,直到临上台前的一刻才忍不住发抖起来。
黄婷婷穿着蓝紫色的裙子有着说不出的合适,纤长的四肢平静的五官甚是好看。
好想被婷婷桑s啊……李艺彤一边进行着不切实际的遐想。
对白充满了熟悉的盐味反而更让李艺彤放松,喊着“婷婷桑”冲到对面去时黄婷婷伸臂似乎要摸摸她的头却被她拦下,再度触碰到指尖时明显感觉到比先前稍低的温度。
被黄婷婷抱在怀里的李艺彤看着舞台背景,竭力想要抑制住飞速上升的心率。
被发现可就不好了。
似是明白了什么,她躲得远远的,颤抖着手指把太过明显的痕迹统统删除,与黄婷婷只剩下介于普通队友和好友之间的交流。
19岁的李艺彤想要的太多太多,从空中的飞鸟到冰上的海豹,一个都不想落下。
19岁的李艺彤想要的也很少很少,只有黄婷婷。




20岁


李艺彤生日后的的第三天,便是第二届Best30,在第一次总选举的地点召开。
她在后台的化妆间里穿梭着,心想今天的大家都格外好看,小姑娘什么的最抵抗不能了。
连着三首换装着实有些手忙脚乱,不过能和徐子轩、刘佩鑫合作,又能演绎自己很喜欢的一首N队全员曲是一件振奋的事。
然后便是在她梦境中反反复复了无数次的夜蝶,真正听到前奏响起时才感受到了现实感。
她搭上黄婷婷的肩,站在升降台上。
排练时李艺彤就开玩笑地说这下卡黄gay们又要炸了,现场倒确确实实应了她的话。
而一切都像计划好的那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走位,开口,动作,第二次比第一次的青涩要成熟上许多。
黄婷婷小心翼翼地扶上李艺彤的腰,不敢去看她的眼睛,生怕露出一点点掩饰不佳的马脚。
看着李艺彤蹲下再伸出手,黄婷婷主动地用五指扣住她。终于忍不住对视时,李艺彤看到黄婷婷眼里跳动的温柔,黄婷婷看到李艺彤眼里喷薄的爱慕。她们意识到这是只有彼此才心知肚明的暗号,是不能被知晓的深重秘密。
那晚的李艺彤似乎太过温柔,手指轻拂过黄婷婷美好身体的力度像夏夜晚风一般。
黄婷婷不禁颤抖着握住对面人的手臂,柔软的皮肤带着略高的体温。
那晚的李艺彤也是霸道的,手上微微使了力气拉住黄婷婷,捏住下颌骨将唇齿间的距离缩得近了又近。
“我们,今晚怎么会在这里?”相同的问句,时隔十一个月轮到黄婷婷说出口。
“因为我们是第一名啊。”
黄婷婷面无表情的脸放松地笑起来,“得了第一名,有什么奖励吗?”
“给你一个kiss好不好啊?”李艺彤也跟着玩性大发,笑得更加灿烂了。
“不要这样,我会当真的。”
“就当作一场梦好了,来吧。”
坚定的语气,骄傲的眼神,还有发出邀请的手势。
“发卡!”
依旧像几十秒前一样握住手臂内侧,不同的是两人愉悦的面容。
喜欢,想就这么抱着让时间都停下来,想就这么看进她的眼里看到一个热情暧昧的自己,想一寸一寸摸过她的肌肤,想笑着和她对话,想被她搂着起舞。
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昭告着奇怪的心境,像歌词写的那样变得不像自己。
而李艺彤很规矩地只是倾身抱住她,黄婷婷偏了偏头吻了她的脸。
她和她偷偷笑了起来,不约而同地。
结束时再一次对视了,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她的眼里再无四周欢呼的人群和挥舞的荧光棒,只剩下触手可及的她。
背对着众人的黄婷婷看不到李艺彤脸上幸福满足的笑容,但她靠着那有些圆润的肩膀,安心至极。

谢幕时张语格神色暧昧地大笑着抹去李艺彤脸上沾染的来自黄婷婷的唇印。
李艺彤环顾四周没有看到那人的身影,心说着对不起,我还是当真了。
我多想和你重新来过。



23岁


李艺彤坐在后台看着监视器,黄婷婷正孤零零地站在台上进行毕业发表。
黄婷婷年长她三岁,到了唱歌跳舞有些力不从心的年纪。在终于获得了满堂欢呼后淡出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
这么多年她的南京口音还是很戳李艺彤萌点,仰头大笑的角度说不上的可爱。
她就用这种再平常不过的姿态说着感谢和道别的话,很多人都哭了,她没有。
鞠躬以后却急匆匆跑下台,在乱作一团的后台找到沉默的李艺彤,毫无预兆地抱住她,抽噎着和第二次总选举时那个哭得过呼吸的女孩子一模一样。
“我要离开了。我要离开了。
“你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五年前的话。
李艺彤欲脱口而出的“不如我们重新来过”被思维阻止在喉头,动了动嘴唇才嗫嚅着说了句“毕业快乐啊,可以谈恋爱了”然后强迫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
怀里的黄婷婷僵住,“嗯,谢谢你。”
她起身擦干眼泪,面对四周关切的眼神只是摇了摇头。


搬出生活中心的那个早上下着毛毛雨,好几期的成员都站在屋檐下看着黄婷婷把行李扛到车上。
——说起来,一二期也有很多人离开了。
而李艺彤仍站在那里,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以后的日子也要加油啊。”
她说完坐进车里,向大家挥挥手。
车子尚未发动,只戴了一边的耳机里传来了梁静茹的声音,记得不太真切,但有两句话一清二楚。
可以的话,我们重新来过。
可以的话,转过身看看我。
黄婷婷下意识地往窗外一看,李艺彤站在人群的最前面,盯着她的眼神像每一场夜蝶时的炽热。
再见。黄婷婷比了个口型,不知道李艺彤是否看懂。



27岁


李艺彤穿上洁白的裙子,对着镜子打理了好一会儿。头发丝儿一根根都要理顺,裙摆的褶也不能被压坏了。
她用了很白的粉底液盖去眼眶泛出的淡青色,涂了粉红色的唇彩抿了抿,看起来精神得像刚过二十岁的自己。
匆匆忙忙把放在茶几上的被她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的大红喜帖放进包里,蹬上高跟鞋哒哒哒出了门。
今天是黄婷婷结婚的日子。
黄婷婷就站在酒店门口挽着新郎和宾客们谈笑风生,她的婚纱看起来比李艺彤的裙子华丽闪亮了不知道多少倍,妆容也是前所未有的精致。
新郎很帅,人也很好,李艺彤这么想着,走上前打招呼。
“我今天好看吧?”黄婷婷用手比了比全身,一如既往地露齿笑。
“嗯,”李艺彤点头,“比你那些私服好看多了。”
黄婷婷仰天大笑,“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不肯放过我的私服啊。”
昔日队友们就在这尴尬的瞬间一拥而上,摇着李艺彤的胳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唐安琪是伴娘之一,这没有出乎她的意料。
“后悔吗?”唐安琪凑到李艺彤耳边悄声问。
“不会啊,看到她的样子,我很幸福。”
黄婷婷走近了一步,“先进去坐吧,穿高跟鞋站着怪累的。”
李艺彤垂眸看着地板,干干净净的大理石反射着眩目的灯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黄婷婷还在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她久违的温柔。
“那我先走一步了。你今天……很美。”
“谢谢发卡,你也很好看啊。”

大堂里摆满了黄婷婷喜欢的花,银幕上投影出新郎新娘的甜蜜合影。
音响单曲循环着ONE OK ROCK的Wherever You Are。黄婷婷先前就说过想在结婚的时候播这首歌,却在二十三岁那年的生诞祭上唱了它。
李艺彤就这么杵在原地听了一遍又一遍,Taka的声音从平静到嘶哑,走进大堂的人也越来越多。她们走过李艺彤身边,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转回头继续说笑。
——说起来,后天就是和她相识的第九个年头了。
——说起来,再过一个月,她就三十岁了。
黄婷婷越发成熟魅惑的面容却渐渐淡去,李艺彤重新迈开步子,走向既定的座位,那里有曾经的队友们在等待着与她重逢。

菜品很精致也很美味,让戴萌和陆婷做主持人也是再适合不过了。
婚礼上所有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比如发誓,比如交换戒指,比如亲吻。
黄婷婷仰起头的时候李艺彤看到她的脖颈线条,竟一如多年前那般锋利的好看。
这时候桌子上的红酒被打开了,李艺彤像喝啤酒一样一口闷,不知道灌了多少杯下肚后黄婷婷换了件裙子来敬酒。
所有人都夸赞她今天美得无出其右,也很自觉地一个劲儿灌她,新郎为她挡下不少杯黄婷婷才得以抽身走到李艺彤身边。
“不祝福我一下吗?”黄婷婷举杯。
李艺彤的脸上已经泛起红晕,声音也变得更加软糯,“祝你幸福,祝婷婷桑一切都好。”说罢,又一口饮尽杯中红酒。
黄婷婷也喝下了今天的第一杯酒。
“不要再想我了,过更好的日子,知道吗?”
李艺彤听话地点点头,没来由地笑了起来。
她可是从来都很听眼前这人的话的,从来都是。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评论 ( 10 )
热度 ( 47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