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海】园田海未生贺

    


  

今天的事务是“去机场接海未”。

  

标记颜色是蓝色。

  

优先级是三个感叹号。

  

时间是下午五点。

  

  

今天的天气依旧不算特别好,天空灰蒙蒙的,看起来随时都会开始落雪。

  

和母亲事先提及过会有昔日的队友来俄罗斯旅游并在自家借宿,得到了欣喜的回应。

  

——如果她知道,来客其实是她女儿的恋人,会怎么样呢?

  

摇摇头想甩掉自己的胡思乱想,绚濑绘里换上前一晚就挑好的衣服,走到屋外发动了汽车。

  

随着时间推移进入了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也逐渐多起来。

  

即使考虑到这一点而提前出发,也在机场高架的入口处被无奈地堵住。

  

航班动态显示飞机刚刚着陆,加上排队入关取行李,接机的人时间还算充裕。

  

于是当绚濑绘里靠在栏杆边十五分钟后,她看到了显眼的蓝发。

  

一定是她了,穿着厚重的羽绒服,拖着一口拉杆箱,左顾右盼地往外走。

  

绚濑绘里冲着园田海未挥了挥胳膊,看到信号的园田海未便加紧了步伐,绕过栏杆迎上走近的绚濑绘里。

  

“好久不见,绘里。”

  

她在绚濑绘里的怀抱里用力地呼吸着恋人的气息,享受着一年来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走出自动门,北风就立刻钻进了园田海未的衣领里,激得她缩起脖子打了个寒战。

  

“还不习惯这里的天气吧,又干又冷,天色也老是让人不悦。”绚濑绘里将自己颈间的围巾取下再绕在园田海未的脖子上,没有拖着箱子的手轻柔地裹住园田海未的。

  

“确实是太冷了……倒是绘里,”园田海未看了看绚濑绘里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皮肤身上的厚外套,“不穿羽绒服不会冷吗?”

  

“久了就会习惯了,不过怎么也做不到像那些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那样,穿着背心热裤去晨跑。”

  

车子启动以后要暖暖发动机才能开,绚濑绘里将暖气温度调高。

  

等待的时间里有些令人压抑的沉默。

  

“那么,轮流来说一件这段日子发生的好事吧。”

  

  

“嗯……上个月和父亲带领弟子们参加大会的时候,拿到了不错的成绩。”

  

“园田道场确实很厉害呢。”

  

  

“毕业后找了一份体面又轻松的工作,偶尔还会被邀请去拍杂志图。”

  

“果然是聪明可爱的绘里啊。”

  

  

“昨天玩游戏的时候,抽到了怪盗绘里。”

  

“海未的脸也白了一回,恭喜恭喜。”

  

  

“肯定是我赢了。”

  

“怎么说?”

  

“我很想你。”

  

  

“其实,是我略胜一筹。”

  

“诶?”

  

“我也是。”

  

  

  

车从停车位里滑出。

  

出了收费处后平稳地上了公路,此时天色已经比刚才更暗了。

  

甚至飘起了些许小雪花。

  

暖气开得太足了。

  

偶尔摇晃的车里充盈着绚濑绘里的气息。

  

园田海未悄悄将视线落在绚濑绘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上。

  

细长的十指包裹着黑色的圆环,骨节弯折在最柔和的弧度。

  

向下是隐隐透出青色静脉的手背,继而到瘦得过分的手腕,再是线条匀称而流畅的小臂。

  

羊毛衫连着里面的衬衫一起,袖子被挽到肘部的高度。

  

现在的绚濑绘里,是只有园田海未可以看到的,最迷人的样子。

  

都怪这暖气。

  

园田海未想。

  

不只是脸颊,全身上下都泛起了暧昧的热度。

  

  

  

已经到了不得不打开车灯的地步了。

  

——尤其是车上还有自己的恋人正陷入熟睡的情况下。

  

瘦削的脸颊泛红,于是伸手降低了些暖气温度。

  

嘴角还挂着甜笑,于是趁着红灯猜测她的梦境。

  

“我很想你。”

  

绚濑绘里低声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在皑皑白雪与漫长黑夜间迎着驰过的昏黄路灯,载着挚爱的人离家越来越近。

  

  

停在家门口也舍不得叫醒园田海未,直到她闷哼了一声再睁开眼睛。

  

“到啦,你家。”

  

“诶?”园田海未惊恐地瞪大双眼环顾四周,只能隐约看见亮着灯的欧式住宅。

  

“我家就是你家呀,绚濑海未小姐。”绚濑绘里伸手为园田海未解开安全带,“我带你回家了。”

  

绚濑绘里用钥匙拧开门的那一刻,园田海未飞快地反驳了一句,“叫你园田绘里才对,未来的道场女主人。”

  

  

然后就被绚濑家热情地接待了,难得能品尝到正宗的俄罗斯菜品,房间里的暖气温度适宜,恋人间的面红耳赤却也心照不宣。

  

大概是饭桌上的表现有些过于拘谨,园田海未帮绚濑母亲清洗碗碟的时候,听到这位气质端正而西方面容又极尽年轻的中年女子压低声音对她说:“海未不必这么紧张,要说谁还能做牵住绘里手的那个人啊,我想再没有谁比你更适合了。”

  

园田海未心里一惊,慌忙摇头,“不是不是的,我……非常抱歉给您带来困扰了,能、能得到肯定是园田海未的荣幸!”

  

绚濑母亲笑着擦干一只手上的水珠,拍拍园田海未的肩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里我来处理就可以了,去陪着绘里吧。”

  

再三推辞才欠身退出厨房,摸索着绚濑绘里的房间所在。

  

房间里亮着鹅黄色的灯光,绚濑绘里正跪坐在地上整理着园田海未的行李箱。

  

听到脚步声,绚濑绘里敏锐地抬起头,对来者抱歉地笑笑,“擅自替你收拾了,不要紧吧?”

  

“没有关系,谢谢你。”

  

绚濑绘里将内容物一件一件取出,“海未真是……太见外了。跟我妈有点生疏倒没关系,跟我……唉,海未就是这样的人吧。”

  

园田海未轻笑起来,“绘里还是被我吃得死死的了。”

  

难得从恋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话,绚濑绘里赶紧将衣物塞到园田海未怀里,推着她去浴室。躲在她身后稍稍弓着腰,生怕她看见自己害羞的神情。

  

趁着园田海未使用浴室的时间,绚濑绘里走到冰箱旁边拿出冻过且片好的面团放进预热好的烤箱,一边和母亲闲聊一边等待着从缝隙间钻出来的香气和那叮的一声。

  

铁盘中的曲奇温度刚好的时候,园田海未也边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绚濑绘里招呼她坐在自己旁边,递上一块曲奇,“外婆教我的哦,有着满分十分的十一分自信。”

  

园田海未咬下一口,甚至眯起了眼睛。

  

“好吃。”

  

这样的海未好可爱喔……好想调戏一下……

  

这样想着,绚濑绘里就用鼻尖蹭了蹭园田海未的。

  

结果得到了“想要再吃一块”的回应。

  

玩心大起的绚濑绘里拿起一块曲奇叼在嘴里,得意地看着涨红了脸的园田海未。

  

“我,我自己拿!”园田海未放下毛巾向铁盘伸出手,却被绚濑绘里向前倾的身体挡住。

  

要从她丰满的女性特征下拿一块饼干呢……还是从她嘴边咬一口呢……

  

都很破廉耻啊!

  

聪明可爱的园田海未选择了后者。

  

紧闭着双眼去抢食,不得不屈服在美味的诱惑下。

  

绚濑绘里咀嚼着剩下的曲奇,湛蓝的眸子里溢出兴奋的神采。

  

“白色情人节快乐喔,海未。这是我给你的礼物。那……我的礼物呢?”直白地伸手等着奖赏。

  

园田海未像被看穿一样从随身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绘里一直想吃的那家巧克力……白色情人节快乐。”

  

  

  

绚濑绘里的书柜里有好几本园田海未从未看过但十分向往的书,手指在其间点了许久才选出一本,挨到绚濑绘里旁边。

  

“不休息吗?一路过来也很辛苦了。”

  

“平时总要看点书才好入睡呢——绘里呢,在看什么?”

  

绚濑绘里翻了翻手中的文件,“抱歉啊……该陪着你的,这段时间反常地有些忙……”

  

“绘里让我不要见外,结果自己还是很见外嘛。”园田海未反击了一句,专注到手中的书籍。

  

房间里静得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上一次挨得这么近一起认真做事大概是还在高中的时候,那些日子里有夕阳余晖透过玻璃也有雨滴落声不绝于耳。

  

而今身处异国,即使看不清窗外的景色也猜得到白雪早已铺满一地。

  

园田海未就这样不远万里地来到自己身边,像是重温着旧时一般再度比肩而行。

  

文件处理告一段落后,绚濑绘里捶了捶自己的肩膀,扭头看向园田海未。

  

相识多年早已明白园田海未认真沉浸在一件事时的模样,尤其是此刻,垂着脑袋用琥珀色的目光拂过一列又一列的文字,偶尔抬手将滑下来遮挡住视线的深蓝色发丝挽至耳后。

  

身边的人就像是画中那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美好女子,绚濑绘里全然忘记了工作,轻呼出一口气就盯着园田海未不放。

  

好喜欢。

  

这样好的女孩子,竟然是我的恋人。

  

好开心。

  

想抱她,想摸摸她的脸,想揉揉她的头发,想和她十指相扣,想亲吻她。

  

这样的想法延续到园田海未放下书揉了揉眼睛的时候才被付诸行动。

  

“海未还是很不擅长换气呢。”绘里轻笑,两人额头相抵。

  

——还是个对于和恋人对视感到很苦手的人。

  

园田海未暗自补充一句,移开些许视线,搂在绚濑绘里颈背上的手却没松开丝毫。

  

“其实还有一件礼物被我藏在这个房间里了,海未要不要找找?”

  

园田海未弯起眼睛,“那也请给我个提示吧。”

  

绚濑绘里捏了捏下巴,装作很认真思考的样子。

  

“提示是……嗯……Хорошо!”

  

为自己的机智拍了拍手,就抱着双膝看着园田海未小心翼翼地翻找着。

  

“弄乱房间也没有关系哦,海未请大胆地寻找吧。”

  

大概是跟俄罗斯有关的东西吧。

  

拨开一本又一本的俄语书,没有夹着什么。

  

北极熊布偶和圣伯多禄教堂模型之间也没有藏东西。

  

园田海未最后将目光转到书桌角落的俄罗斯套娃上——她第一次见到做工如此精致的套娃,甚至不禁怀疑起这是否就是礼物。

  

但她还是一层一层打开了套娃,越往里走心率越陡增一分。

  

果不其然,当她屏住呼吸开启最后一层时,本该放着最小个娃娃的位置静静躺着两枚戒指。

  

“绘里。”

  

园田海未攥着戒指走向绚濑绘里,那人正歪着脑袋看着她,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容。

  

“恭喜你找到啦。”绚濑绘里轻轻掰开园田海未的拳,将其中一枚套在她的中指上,又伸出自己的左手。

  

“ずるいよ……”虽是这么说着,但园田海未仍听话地给绚濑绘里戴上指环。

  

“才不是磁力呢,”绚濑绘里伸手抱着园田海未的腰,稍稍一用力就仰后倒在床上,“是风暴啊。”

  

“離さないで You are my love……”园田海未很配合地哼唱起来,绚濑绘里也接上一句“恋は嵐よ storm in lover”。

  

而后,相视一笑。

  

  

等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多引人遐想的时候,园田海未已经把脸藏在绚濑绘里的颈窝里了。

  

“海未啊。”

  

被唤着名字的人撑起身子看着绚濑绘里,琥珀色的眼睛眨了又眨,藏了千百句话。

  

“虽然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二十三年前具体是几点出生的……不过我想,是时候为你送上祝福了。

  

“谢谢你特意来俄罗斯一趟,我真的,很高兴。

  

“今天把戒指戴在你的中指上,请允许我在未来的某一天将戒指戴在你的无名指上。

  

“生日快乐,我最喜欢的你。”

  

  

  


评论 ( 9 )
热度 ( 81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