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海】疑难杂症xx题(更新三)

*不定期更,有梗就写,反正更新了也没人知道w
*标题党,至少第一条是甜的。
*这是段子。


1. 拥抱依赖症


园田海未偷瞄着正在阳光下伸展肢体的绚濑绘里,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不坦率了。
被束高的柔顺金发,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皮肤,线条优雅的体态,都满当当地占据着园田海未的脑海。
想抱她。
不知从何时起,总有种对她张开双臂的冲动,也从未停止过被抱在怀中的渴望。
背着所有人悄悄交往着,在没有他人视线的地方十指相牵着走过了一个季节。
彼此都有不想让队友困扰的体贴,于是很默契地维持着原有的接触。
而现在,却想得到那人的拥抱。
明明是夏天了,是稍微动一下都会冒汗的日子,仍不合时宜地想接近绚濑绘里。
园田海未抿了抿嘴唇又收回视线,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到练习上。
结束训练的时候蝉鸣还未告一段落,九个女孩子尖叫着躲回阴影下的休息处,擦汗补水闲聊打闹,偏偏园田海未和绚濑绘里肩挨肩地坐在了一起。
“辛苦了,海未。”绚濑绘里的声音听起来颇为自在。
“绘,绘里也辛苦了。”
好近。
比起电车里常有的浓重汗味,绚濑绘里身上的香甜气息偷偷摸摸地包裹住园田海未,她暗暗加重了几分呼吸,生怕恋人的味道下一秒就会随风而散。
“待会儿也一起走吧?我知道有一家新的芭菲店开了。”
“好的。”
园田海未的心随着主人的应允而雀跃起来。
——要是在拉弓,可就要射偏了啊,她想。

开了冷气的店里很凉快。
芭菲的确很好吃。
不擅长吃甜食也不喜欢碳酸饮料的园田海未甚至接过了绚濑绘里的递来的弹珠汽水,喝完了剩余的半瓶。
“吃东西的海未,还有被二氧化碳呛到而眯起眼的海未,都很可爱。”
在告别的路口,绚濑绘里这么总结道。
园田海未的脸红一下子扩散到了脖子根,想别过视线的时候陷进了绚濑绘里的怀抱。
“虽然很热……请原谅我的任性。”
求之不得。
她缓缓抬手攀上绚濑绘里的后背,隔着被洗得发软的白衬衫能触碰到腰线和隐约的肋骨,越过内着背扣停顿在因站姿而凸起的肩胛。
即使是在令人心里生烦的炎夏之中,这样的体温也温暖得让园田海未彻底放松下来。
绘里好瘦。
园田海未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些。
——所以有的话,还是要说出来比较好吧?
她将下半脸藏在绚濑绘里的肩颈间,嘴唇嗫嚅着。
“抱歉……我没听清海未在说什么,可以再说一遍吗?”
“没没没什么!”园田海未赶紧否认。
“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嘛,聪明可爱的小海未。”绚濑绘里用鬓角蹭了蹭园田海未的侧脸。
园田海未就这么投降了。
“其实……最近一直都很想,这么抱着绘里。”
能听到耳边的轻笑声,随后是头发被轻抚的触感。
“那就请不要吝啬地伸出手吧,我也无时无刻不在这么期盼着。”
实在是太近了。
快要溺在这香气中,再也不出来。

  

  

2. 二月病

  

  

“今天是每月固定的chocolate day!我去买巧克力啦。”

结束练习以后,绚濑绘里拎上包与队友们匆匆告别。

——再晚到一些的话,就会买不到想要的口味了。

那家店和绚濑家之间只隔了一个街区,面对并不是很近的脚程,绚濑绘里几乎是小跑起来。

喜欢巧克力是众人皆知的小癖好。

冒着发胖的风险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摄入量,超过定额就会被队友们黑着脸给没收。

想到那些女孩子凶凶的表情,绚濑绘里就忍不住在队列里笑出了声,直到站在柜台前。

“你好,我想要百分七十的黑巧克力。”

店员熟练地为绚濑绘里包装好巧克力,又接待了下一位顾客。

绚濑绘里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掰了一小块。

暗棕色的长方格子。

上面刻有精致的字母。

放进口中再用臼齿咀嚼,看着手中缺了一角的一大板巧克力只觉得困扰。

不好吃。

  

极受欢迎的学院偶像绚濑绘里的第一个秘密是,这一年开始以后对特别喜欢的巧克力感到食之无味。

“要是能收到海未的巧克力……”

严于律己的学生会长绚濑绘里的第二个秘密是,喜欢园田海未。

  

二月的空气仿佛掺着冰碴。

离毕业不远了。

绚濑绘里一边写着习题的选项一边神游。

不知道海未在做什么呢……

大概也是在认真学习吧。

不知道自己毕业以后海未会不会想我呢……

会一直记得绚濑绘里这个朋友的吧。

绚濑绘里放下笔,转头望向窗外。

  

绚濑绘里的脚步有些忐忑。

这样的日子里,打开柜子涌出一大叠情书和礼物的情况会变本加厉。

走进校门口以后甚至微微低下了头,同学向自己打招呼的时候才带着慌张地回礼。

整理完充满粉红色气息的储物柜走到学生会室,她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还是失策了。

园田海未站在窗边一动不动,看见绚濑绘里打开门愣住的样子而微笑,脸上的紧张神色一览无余。

“早安,怎么突然跑来学生会了,有什么事吗?”绚濑绘里强装镇定地走进来。

园田海未摇头,伸出手递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是绚濑绘里最喜欢的那家巧克力。

“这……”

“绘里……情,情人节快乐!”园田海未的脸再度红透了,将盒子胡乱塞进绚濑绘里怀中,落荒而逃。

绚濑绘里端详着盒子,缓缓将重量交给自己常坐的那把椅子。

小心地撕开透明胶带,拉开包装纸,掀起盒盖就有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咬下的第一口,绚濑绘里就知道,她想要的巧克力就是这样的。

“巧克力非常好吃,谢谢海未。情人节快乐:)”

短信发出后,绚濑绘里的笑意再也隐藏不住了。

  

毕业的那天经历了很多事。

试图忽略掉欢乐氛围消散后留下的巨大孤独感,绚濑绘里掏出钥匙拧开了家门。

毕业了,都结束了。

绚濑绘里将园田海未的联络人信息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又关掉,身体深陷入沙发中。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体感温度低得离谱。

身体明明感觉疲倦了,思绪却像冬季里的晴朗天空一样干净。

似乎……有什么事没做。

莫名的苦涩感泛上舌尖。

糟了,又想吃巧克力了。

她舔了舔嘴唇,喉间挤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再度收到园田海未的巧克力,是一年后的情人节发生的事了。

都怪这二月病,绚濑绘里想。

  

  

3. 偏食



交往两年的纪念日,两人很有默契地简洁庆祝了。

去电影院看了彼此都期待的新片,在暗处手心相对,摩挲着握紧。

漫无目的地逛了店家,买了一样的鞋子和衬衫,对着橱窗里展出的新款两眼放光。

直到脚后跟发酸胃里也空了的时候猜拳,本在俄罗斯菜和日本料理之间纠结的情况以园田海未的的胜利而敲定下来。

“绘里想吃什么?”园田海未抬头看看翻阅着菜单的绚濑绘里,金色的头发被顶灯映得耀眼,稍稍垂下的长睫末端缀着光芒。

她真好看。

看得入神了完全听不见绚濑绘里唤着自己的声音,对面人纤长的手指在自己眼前晃了几晃才回过神来。

“……海未走神了?”

“啊,抱歉。”园田海未接下递过来的点菜单,不曾扫视绚濑绘里的点单就写上了自己想要的菜品。

于是绚濑绘里对着摆上桌的撒上了几条海苔的豆腐目瞪口呆,园田海未也沉默地看着绚濑绘里打开了一瓶弹珠汽水。

“真是狡猾的偏食呢。”园田海未将一小块豆腐送入口中,脸上的笑意毫不掩饰。

“那么,”绚濑绘里伸手递出瓶子,“你愿意来一点儿吗?”

出乎她意料地,园田海未接过了瓶子,弹珠在其间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如果是绘里给我的弹珠汽水,喝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呢……”

然后仰头灌着自己不擅长的饮料,不露痕迹地微皱起了眉,再度看向绚濑绘里时又笑了出来。

满满的柠檬味儿。

“我还真是败给你了。”绚濑绘里吃了一口碗中的豆腐,没有拨开躺在上面的海苔。

  

而当日后园田海未打开柜子看到一箱忌廉汽水的时候,难得露出狡黠笑容的她恶作剧地悄悄将一包海苔塞进瓶子的缝隙间。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1. donDcyan郑二十一冽 转载了此文字
    我家一冽很努力的!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