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傻蛋】急斜面

    

乃木坂46-《急斜面》

  

  

  

这个女孩子一坐下来就开始翻菜单,一共四面的薄纸她来来回回看了三五遍。

哗啦哗啦一阵翻完,她招呼我要了一杯冰柠檬茶。

“你还没成年……吧?”她看了看我的脸,又指了指门口。

“我成年了谢谢。”

习以为常了。

这群家伙冲着妖怪酒馆这个名字进来,不愿点选酒精饮料不说,反来质疑我的年龄还不适合在此工作。

“啊——好可爱!”女孩子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我一直被店主称赞手感极佳的圆脸。

我咧开嘴干笑,转身去给她下单。

这是一位非常天真的犬妖小姐。

在这家店里帮了将近一年的忙,偶尔会遇到这样的同类顾客,这时候我总要按照惯例赠送一杯酒。

也是那个傻大个店主的意思,她说听听这些妖怪讲故事能开拓视野发散思维不怕算不出开平方之类。

当然这样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唯一让我好奇的是这几十瓶摆在玻璃柜里的澄澈液体,有让妖怪们吐露心声的魔力。

饮品准备齐全,我端起托盘走向那个女孩子。

“你的柠檬茶,还有赠品。”

她有些好奇地拿起白酒杯大小的玻璃杯端详。

“这是什么?”

“酒。”

我回答她,看着她将信将疑地抿了一口。

“我是杨惠婷,叫我miyo就好了,同类小姐。”

女孩子脸上已然是比先前更加舒坦的笑容,“我是守年易嘉爱——什么同类呀,你不是柚子精吗?”

竭力克制住将整杯柠檬茶倒在她头上的冲动,我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下来。

“不着急的话,讲个故事再走吧?这单不算你钱。”

她的脸上开始泛出淡淡的红晕,“我的故事……抱歉啊,非常无趣呢。”

   

   

新一届社团纳新的时候,易嘉爱被拉去做陪审团。

“就帮我这个忙吧,我请你吃哈哈镜!”社长赵粤这么说。

易嘉爱二十年的人生中学得最深入的舞种是宅舞。

她转着笔面对着一个接一个上来表演踢踏舞街舞拉丁舞的学生们,绞尽脑汁挤出一个合适的分数。

渐渐地,报名者和围观者都散去了,赵粤开始整理表格和分数,易嘉爱唤醒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大概可以准备坑赵粤一顿了。

活动着蜷了一下午的身体,毫无形象的懒腰还僵在一半就听到前方传来的略低的声音。

“——请问,现在还可以面试吗?”

赵粤一下子打起精神,“请开始吧。”

女孩子点头致意,开始了她的表演。

是芭蕾舞呢。

认真到有些许严肃的神情。

一丝不苟坚持到位的动作。

线条流畅而又柔软的身体。

早已坐直身子的易嘉爱盯着那动作着的女孩子出了神,透过楼墙传进舞蹈室的燥气抑或是蝉鸣都没了痕迹,她只听见舞者微微变沉的呼吸声和自己过高的体温渗出皮肤的灼热感。

被赵粤推了推胳膊才猛然回过神来,那女孩子早已留下表格离开,而自己面前的评分表仍停在原先的样子。

抓来旁边的纸张试图掩饰自己的失神,看到右上角贴着的照片却陷入更慌乱的窘境。

易嘉爱写下了这一天给出的唯一的满分,赵粤点点头倒也没有异议。

   

“最后那个姑娘,你很满意?”等待着餐食的闲聊间,赵粤不经意地提起。

易嘉爱撑着脸斜睨她,“说得跟相亲似的,害怕。”

赵粤笑嘻嘻地从包里掏出那叠报名表,扫了一眼摆在第一张的资料。

“深圳人啊,嘉爱你老乡诶……跟我差不多高,大一的表演系……”

后来赵粤又念叨了些什么易嘉爱并没有听清,手指划着手机屏幕也一字未看。

但在舞蹈社授课的第一天,易嘉爱逃了吉他社的活动,坐在舞蹈房的角落里。

舞者并不少,却都像被自动虚化了一样。

唯独赵嘉敏的轮廓清晰依旧,肢体动作间似是流光溢彩。

扑通扑通,那一个傍晚心动不已的感觉又浮了上来,悄悄地锁住了易嘉爱的咽喉,脑中只剩缺氧般的眩晕感。

像窒息者急需重新找回空气,她很快别过脸看向旁边,那里堆满了学生们的随身包。

那只精巧的黑色皮质双肩包是赵嘉敏的。她记得赵嘉敏进来后将包放下,甚至还有些羞涩地朝自己点了点头。

半晌,舞者们的训练结束,蜂拥着进了更衣室。

偌大的镜房里只剩易嘉爱一个人,她看到自己若有所思的神情和泛红的脸颊。

怂恿着自己掏出包里的信封,四处环顾后拉开了赵嘉敏背包的拉链。

贴着一颗小小爱心的粉红色信封静静地躺入无光的封闭空间,等待着被收信人拆开的一刻。

   

   

随后的日子一如往常,除了每个月的中旬都按照信中约定的那样,抽出一个傍晚去看赵嘉敏训练并悄悄摸摸地往她包里放下一封信。

而赵嘉敏也依然会在进门时腼腆地向易嘉爱点点头,不多说一个字。

偶尔也会在别处遇到她,和室友结伴走出宿舍楼,在食堂排队买饭,或是跑过正在操场上闲逛的易嘉爱。

阳光点亮她飞舞的马尾发丝,黑色伞柄衬出她白皙修长的手。

易嘉爱远远地看着她,想起小时候在乡下老家看到的星空。

   

又是放完信封的时间,易嘉爱走到艺术楼门口才看到冬季罕见的大雨。

手往包里一摸,没有雨伞的踪影。

无奈地将包顶在头上,深吸一口气准备跑出去——

肩膀被拉住了。

“嘉爱学姐。”

受到惊吓的易嘉爱失措地回头,看到赵嘉敏似笑非笑的脸。

“我有带伞哦,”她晃了晃另一手里解开了搭扣的黑色雨伞,“不介意的话,一起走吧?”

于是毫无悬念地答应了,并肩行走时却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几厘米的距离,生怕和赵嘉敏有任何碰撞。

大概是身高差距的关系,易嘉爱的步伐不由自主地改为小跑,很快意识到这一点的赵嘉敏放慢了脚步。

单人伞要完全遮盖住两个瘦者仍有难度,赵嘉敏伸出胳膊揽过易嘉爱的肩头,两人间的距离急剧缩短。

“离这么远,学姐会淋湿的。”依旧是正色着解释,同时将伞尽可能地遮在易嘉爱上方。

出汗以后也没有散发出令人生厌的体味,反而是更加浓郁的少女气息萦绕在易嘉爱周身。

心脏如脱缰野马般加快了雀跃的频率,暴雨砸落在伞面上的闷声都被胸腔内传出的心跳巨响掩盖过去。

是这样温柔的人。

最后在宿舍楼里告别,易嘉爱再一次道了谢,先行走出电梯。

   

   

   

“然后呢,小鹿乱撞dokidoki得不行了?”我撑着脸问她,心里对赵嘉敏同学倒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同届生中不算叱咤风云但也始终是个话题人物的姑娘,有着一张好看到不像话的脸不说,擅长舞蹈成绩优异一下子就为她加分不少。

“——不过说起来,之前好像还谣传她考试作弊?虽然后来澄清了就是。”

“你听我说完啦。”易嘉爱接过了我的话。

   

   

   

易嘉爱找表演系的同学商量事情,准备离开时听到隔壁教室突起的喧闹,下意识地驻足观望。

站起来的女学生脊梁挺得笔直,讲师正用过分的话语挑衅着她。

是赵嘉敏。

她扬起头反驳,少年音里满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大概是气急而失了思考能力,赵嘉敏冷笑一声抱起书本快步走出教室,几个同学也跟在后面。

讲师毫不在意地扫了杵在原地的易嘉爱一眼,她很用力地瞪回去。

看到了赵嘉敏紧握的拳和止不住颤抖的身体。

于是她追上去,拦在赵嘉敏身前。

“嘉爱学姐……怎么在这里?”

赵嘉敏硬是挤出一个笑容。

“我来找同学商量事情的……哎呀这个不是重点,发生什么了?可不可以告诉我?”

对视片刻,赵嘉敏回答:“不介意的话,等我放下书一起走走吧。”

走出很长一段距离后也保持着沉默,初春的风仍夹带着刺骨的寒意,易嘉爱拉起外套拉链的声音格外刺耳。

脖子缩了缩,她鼓起勇气开口。

“刚才,是怎么回事?”

赵嘉敏又迈了几步,“她诬陷我作弊。”

毫无感情的冰冷语调。

“我还愣着没反应过来,只知道说我没有作弊。她大笑着指责我,你想哭吗?你觉得委屈吗?你一直在作弊。我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她,只会重复着那句我没有作弊。

“其实文化课对于班里一些同学来说已经是无关紧要了,但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努力的脚步。而我最难过的是,她居然会质疑我的人品。

“你呢,嘉爱学姐,”她突然停下,转过身面向易嘉爱,“你相信我吗?”

赵嘉敏的眼眶红红的,情绪激动造成的微喘之间冒出了些许白气。

易嘉爱伸出胳膊抱住她,手不停地抚触着她披散下来的长发。

“我一直相信你。”

感受到俯下身子回抱的力度,听见她靠在自己肩颈呜呜地哭出声。

易嘉爱安静听着她的呜咽,心里像源源不断地冒出柠檬汁一样酸涩不堪。

待到哭声渐渐平息,易嘉爱拍了拍赵嘉敏的后背,“走吧,姐姐带你去吃牛肉火锅。”

坐在餐桌对面看着蒸汽中的赵嘉敏破涕为笑一边狼吞虎咽,易嘉爱想这真是个可爱过头了的女孩子。

像是高中时整晚都没能算出的代数题,像是抱着吉他怎样都弹不出有感觉的旋律,这样的心情是无解。

明明已经在意得想哭了,却无论如何也不愿将这样的心情归结于喜欢。

   

   

易嘉爱叹了口气,将前一天赵嘉敏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塞进抽屉。

那是一个定制的八音盒,刻上了自己曾经写过的旋律。

赵嘉敏将小小的精致木盒递给她的时候露出了她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眼里像是撒了小时候看到的漫天繁星。

窗外的树枝此时缀满了绿叶,蝉声被热浪席卷后断断续续。

她背上吉他走出宿舍,到人工湖边的小斜坡坐下找灵感。

少了阳光直射的傍晚温度也降了些,易嘉爱轻轻拨动琴弦。

来来回回摸索了几个和弦仍是没能让自己满意,随即听见踏在草坪上的脚步声。

回头看到赵嘉敏正朝着自己走来,被发现后旋即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哎呀本来想吓吓嘉爱学姐的……”

“哼,我可是机智担当。”

赵嘉敏又往前迈了几步,“可以坐这里吗?不会打扰你的。”

“当然,”易嘉爱拍了拍身边的草地,“随时欢迎。”

她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沉默地听着易嘉爱磕磕绊绊改了又改的吉他声。

练习告一段落的时候,易嘉爱一边甩了甩泛酸的手,转头看向赵嘉敏。

——那人目不转睛地和自己对上了视线,易嘉爱又一次看到了满目星辰,直直透到自己的心底。

脑中一闪而过的触电感促使她再度抚上吉他,手指和琴弦的动作间就这样流畅地弹出了自己想要的感觉。

那一定是恋爱吧,易嘉爱想,毫无预兆又理所当然地占据了头脑和心脏的全部空间。

   

   

   

“但是我不敢表白啊……她真的是很优秀的人,我没有勇气再往前了……”易嘉爱趴在桌子上,用近乎耍赖的语气说着现状。

“可是守年你也快要毕业了喔?真的要让自己后悔吗?”

“后悔……”她的嘴唇嗫嚅着,“有时候想干脆不要喜欢她了,但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想要放弃过。”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就上啊!”

而她没有回应,只是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糟糕,约了五点半一起出去吃饭的,要迟到了!谢谢款待饮品很好喝蜜柚你也很可爱!”

易嘉爱付完钱急急忙忙要冲出去,我拦住她,“成了以后记得带她来喝酒,我请。”

她笑着说好。

   

这个晚上收到了她长长的简讯。

   

   

   

其实妖怪是不需要骑自行车的,因为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到达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易嘉爱是这么回答想要教她学骑自行车的赵嘉敏的。

出乎意料地,赵嘉敏根本没有对易嘉爱的真实身份感到惊讶,反而是拉着她的胳膊撒起娇来,“我教你嘛,以后就可以一起骑车出去兜风啦!”

易嘉爱想说其实我更想坐在你的后座去兜风,但她还是没有拒绝这份好意。

她学得很快,第二个下午就自己骑出来练习了,路过妖怪酒馆的时候停了下来。

以前也曾经见过这家店的招牌,但从未像此刻这样萌发出强烈的好奇。

招待她的是一个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看起来很年幼的圆脸女孩子,其实只比自己小三岁,是赵嘉敏的同届生。

名叫杨惠婷的女孩子用一小杯酒换来了易嘉爱最大的秘密,最后还劝她勇敢起来。

事实上,直到现在都没有做过任何关于告白的心理准备,只好以赴约为由狼狈逃走。

回宿舍楼的路上有一段略陡的斜坡,易嘉爱看着上坡路犯了难,纠结着要不要推车上去。

这时候电话响了,是赵嘉敏的来电。

从蓝牙耳机里听见了她标志性的少年音,说着自己正站在宿舍楼下等待着。

她的声音很干净,像被大雨冲刷过的湛蓝天空。

易嘉爱说了句等我一下就开始发力,拼了命地蹬着自行车往斜坡上冲。

肌肉开始酸痛,呼吸开始沉重,脑子里却满满都是赵嘉敏的脸,笑着的哭着的,易嘉爱第一次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星星以外的东西。

她看见了自己。

于是更加无畏地骑着车。

再快一点。

再努力一点。

离她越来越近了——

电话仍旧没有挂断。

她大喊着冲到赵嘉敏身边,从电波里和空气中传去的声音微妙地融合在一起。

“喜欢你!”

   

   

   

她说,我也喜欢你。

简讯的最后,这么写道。

我想起来那道急斜面,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第一次遇见鱼妖店长,也是在那里呢。

  

  

END or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