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三韫】半小时瞎写

*第一次写三韫好紧张

*烂到能封笔的程度

*没养过狗没去过宠物医院

*但是这对真好吃啊

  

张丹三的原则之一是,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可以松懈。

  

她关上门才开始松着扎得一丝不苟的领带,一边想今天自家的小柴犬怎么没有欢快地扑上来迎接自己。

  

很疲倦了,现在是十一点二十九分,因为加班而错过终电的她只好打车回家。

  

换好拖鞋放下公事包,打开客厅灯看到趴在地上没什么精神的狗。

  

大概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柴犬努力地撑开眼皮,呜咽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张丹三也明白小狗病了。

  

突然想起小区外的宠物医院营业到十二点才关门,她连忙抱起小狗,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不算特别重,但在夏夜里抱着个快二十斤的家伙很快就让张丹三出了一身汗。

  

看着近在眼前的还亮着灯的宠物医院,张丹三加快了步伐。

  

  

接待她的是个年龄相仿个子稍小的女孩子,本还在撑着下巴写记录的时候听到了门口的感应电铃声,条件反射地就上前了。

  

女孩子把病了的柴犬送到里屋,张丹三听到器械和玻璃碰撞发出的叮当脆响,听到柴犬因不适而发出的轻哼,听到女孩子柔声的安慰。

  

空调开在27度,屋里开着鹅黄色的灯,张丹三的倦意再度袭来。

  

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即将睡着的时候,女孩子出来摇了摇她的肩膀,“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填一下表格吗?”

  

意料之外的,很有元气的声音。

    

张丹三还是强撑着填了信息,女孩子看着她一笔一划地写下名字和手机号。

  

女孩子接回表格看了一遍又放回自己桌上,告诉张丹三她的小可怜感冒了,刚刚注射了一针要过一会儿才能走。

   

“有的饲主会自行给宠物喂人类的药吃,其实这样好危险的……”

    

张丹三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只是忙到现在没有找药。

  

女孩子递给她一张名片,要她三天后再带小狗来复诊。

  

张丹三扫了一眼名片,杨韫玉,很可爱的名字。

  

收好以后抬头对上她的桃花眼,张丹三有点懵。

  

“是……刚下班吗?”

  

张丹三点点头。

  

“想要爬到更高的位置……即使不知道为了什么,可能只有站在那里了才会知道吧。于是每天都是一个人,有它陪着才觉得没那么冷清。”

  

杨韫玉知道张丹三说的是还趴在治疗室里的小狗。

  

沉默蔓延了几十秒,杨韫玉再度开口:“不、不介意的话,有什么心事也可以说给我听的,联系方式都给你了。”

  

“因为我常常是晚班,而我已经两个月没有遇到这么晚还会来的顾客。明明夏天都要结束了,还是不死心地想听听来客说说外面的事。”

  

张丹三诧异地看着她。

  

她心里的世界充满了血腥的厮杀。每个人都只想着向上、向上。工作以来再也没有哪天能像学生时代那样抬头看看夏夜的星星,因为整理完桌上小山般的文件以后走出公司大楼转眼又走进了封闭的车厢。

  

而杨韫玉不一样。她为小动物付出着似乎无尽的温柔,时刻都展露着只有面对自己喜欢的事物才会有的由衷的笑容。她的夜晚同样看不见天空,但她仍然期待着有人能来给她顺便讲讲故事。

  

好喜欢这样的人,张丹三想。

  

  

后来两个人就真的陷入了沉默,直到杨韫玉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把治疗室里的柴犬抱出来。

  

“让它好好休息吧,我也差不多要收工了。”杨韫玉又把一个塑料袋递给张丹三,“记得给它吃药哦,三天后见。”

  

张丹三道谢,付钱,带着狗和药走出空调房,暗涌的热浪又激出了她的汗意。

  

直到整顿好一切躺在床上,张丹三抱着手机又捏住了桌头柜上的名片。

  

杨韫玉。

  

Maruko,原来叫丸子吗,倒是挺像的。

  

她的拇指在屏幕上敲击着。

  

“晚安,今夜的人和车和大楼依旧和我一样无趣。”

  

已阅。

  

输入中。

  

“但我喜欢。”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