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柚】?


*一个没用的备份而已

*你看我笔力都退化成这样儿了还怎么复健呢

*没什么好看的




杨惠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巴还在黑夜中摇摇晃晃,车厢里一片静谧。


这次外务出了市,走的时候急,忘了带上那只MUJI的条纹颈枕,睡得很不舒服。再加上北方气温降了,杨惠婷只觉得刚好了一些的身体又受了点凉。


旁边是刘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过来的,正划着手机。一小块长方形的屏幕映亮她的五官。


杨惠婷愣了一会儿。


要说刘炅然,大概就是个“关系不错的队友”。本来自己时甜时盐的性子让怪兽除了宠着惯着也没辙,偏偏自己又喜欢长得好看的大姐姐,再加上和袁航比较熟络的原因,两个人就算搁一块儿也有不少话可说。


刘炅然还没意识到杨惠婷醒了,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被旁边小朋友的目光来来回回给扫了个通透。


她的脖子上挂着同一款黑色的颈枕,摸起来却是光滑的,和杨惠婷那一只截然不同的手感。往上是被剪了不久的短发恰好遮住若隐若现的下颌骨。刘炅然不笑的时候不会露出苹果肌,专心看手机的样子衬得连眉眼都比平时要更好看几分。


“喂,”杨惠婷伸手摁住刘炅然的手机屏幕,不用振动声带的低语背后是来源不明的不悦,“不准看啦。”


刘炅然似是吓了一跳,转头看向她又摸了摸她的头,“怎么就醒了,是我吵到你了吗?”


杨惠婷摇摇头。刘炅然真的很体贴,照顾着一车疲倦的成员都没有动静。


可她也已经睡不着了,心想等到了酒店再好好充个电。于是带着小恶魔的心理撒娇般地说:“来猜拳吧,输了真心话大冒险。”


这小鬼头。刘炅然想,平时要有人这么提议你肯定要说“成熟的大姐姐不屑于玩这种幼稚的游戏”呀。


可陪她玩一下也无妨,毕竟是一只小刺猬露出柔软肚皮的罕见时刻。


而游戏黑洞杨惠婷第一局就输了,选了大冒险。


“那……”刘炅然托着腮想了想,“来甜本大爷一下?”顺带做了一个很狂霸酷炫拽的勾引动作。


辣鸡,看我以后怎么盐你。杨惠婷哼了一声,看着刘炅然隐隐闪着光的眸子却手足无措。


“你就做之前公演的那个嘛,其实我觉得老甜了。”


“柚,柚柚爱你。”杨惠婷在身前比了个爱心。



评论
热度 ( 11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