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二十一冽

「Please pay money for my masturbation.」

【夜梨|善梨】10




*备份。10是标题。和01并没有设定上的联系只是把想写的题材都随意地写了……了却一桩心事的感觉(笑)

*非常ooc 没有逻辑 仓促填坑 非常抱歉。搭配MEJIBRAY-アヴァロン食用——也没有奇效。感谢阅读。



1.


津岛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琥珀色的映着点点灯火的眸子,欲尖叫出声之际被对方伸来的手指抵住了已经咧开的嘴。

“不要怕。”

是压到极低也仍不失温和的女性声线。适应了环境亮度的津岛终于能稍微看清来者的模样——耳鬓别了一个小发卡,其余的酒红色长发悉数披散在身后,头上还顶着一个类似花环的东西,身着白纱裙的少女正提起手中拎着的一盏小马灯,站在自己的床边俯视着。

但就算是这样人畜无害的打扮也难以打消津岛心里的恐惧。她瞟了一眼自己屋里已经被打开的窗户和被夜风微微扬起的帘,又转向面前人,“你是谁?”

“我是来……带你出去玩的。”



2.


津岛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飞。

身体变得前所未有地轻飘,伸出手就可以抓住扑在脸上的风或是穿透柔软的云层。她正被不速之客牵着指尖往上冲,不一会儿眼前出现的便是站在内浦沙滩上看也比不过的壮观星群。

她不由自主地赞叹出声。带领她的那人似乎听力足够好,转过头对着她睁大的双眼笑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那沉静似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吾名为夜羽——”津岛下意识地回答,又连忙改口,“啊不对,我叫善、善子……津岛善子。”

“那叫你よっちゃん可以吗?”

津岛觉得这人一定给嗓音里施了什么魔法,或者干脆给她下了蛊,从见面那一刻起就毫无拒绝的欲望。

“你喜欢的话……可以的。那么你的名字是?”

“我是樱内梨子。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樱内带着她缓缓下降,最后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津岛注意到她赤着的足底仍是一片干净细腻的皮肤。

“这里是哪里?”

樱内提起那盏防风的马灯,照亮身前昏暗的砂石地,“是我的住处。”

“这样去打扰不太好吧……”

樱内摇摇头表示完全没关系。津岛还有一肚子的问号在翻涌着,最后出口的却是“这是梦吗”。

这次樱内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只是径自走在前面。海风凉而不黏,裹带着她身上的气味直往津岛袭来。

本就不算热烈的气氛变得更僵了些,津岛不知所措地低下头,“如果我说错话了……我道歉。”

闻言驻足的樱内转过身刚想说点什么,没在看前方的津岛就撞进了她怀里。

这样的道歉一开始便没完没了起来。就在津岛感受到自己胸腔中翻涌的酸涩即将从眼中渗出的瞬间,樱内再次牵过了她的手。

变得模糊的景色只持续了一两分钟,津岛才刚用手腕揩去碍眼的泪水,就到了一座木制小屋前。樱内说着“欢迎”,一边请她先行步入。

不大的空间里满是樱内身上有的淡香味。她为几处摆着的烛台添上火,津岛便稍微看清了收拾得当的房间整体。

“就请随意坐吧。”樱内指指木墩形状的凳子,“冒昧把你匆忙带来这里真是抱歉。”

津岛低头看了看自己摊开又握起的手,再一次地提出了她最想得到解答的问题:“这是梦吗?”

“你认为呢?”樱内将球抛了回来,“这到底是不是梦,最终是由你的心来决定的——这样说听起来神乎其神,但你的感受不能被我的只言片语所左右。”

津岛回忆起樱内指尖的触感,心想无论怎样的梦境怕是也模拟不出这般逼真的细节,反倒被记忆中的热度灼到了脸颊。

“每个人心里都有座独一无二的乌托邦,人类世界里最出名的那座应该是永无岛吧。然而住在其中的并不一定是彼得潘先生。”见津岛像思索而陷入沉默,继续说着的樱内从旁边的篮子里拿出一颗苹果递给津岛,“至于见到自己的乌托邦的时机,也因人而异。”

苹果看起来红润多汁,津岛试探着咬下一口,确是极甜的。

“那这里会有铁钩船长吗?还是别的什么,需要本堕天使来对抗的?”

樱内一手撑着脸,火光跳动在她舒展的眉眼间,“没有啦。敌人并不总是在外面的呢。”



3.


津岛坐起身的时候天已亮了,樱内似乎不在。

桌子上有樱内预留的字条,她边读边意识到也许是樱内铺的床太过舒适,或是屋子中这股气味有定人心神的能力,自己久违地脑袋一沾枕头就睡到了时近正午。

正如字条中所说的外出采集物资的房主在津岛收拾完自己后刚开始进食不久就回来了,她只愣了片刻便展出一抹笑意:“早安,よっちゃん。”

津岛颇有些怯懦地回了声早,捏着新鲜水果的手也像是无所适从起来。

樱内正把篮子里的东西往台子上摆,津岛在她转过身背对自己时瞥见了她因随意束起长发而露出的脖子上小小的刺青。

——是一只蝴蝶。阴影处也文绣得仔细,远远看去就如真有那么一只梦中精灵停在她身上一般。

津岛看得入神,恍惚间以为那蝴蝶正要扑扇着翅膀飞起来,樱内的脸转向了她。

“よっちゃん急着回家的话,等你吃完我就送你回去。”

樱内微垂下的眼眸抬起来注视着刚刚回神的津岛,话语里强压下去的颤抖却没能躲过她的耳朵。

“今天还是假期……妈妈也不在家。”

津岛并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吐露实情,也寻不得自己不由得移开视线的原因。仅仅是听见了自樱内口中脱出的回应,她便明白自己正期待着这句话:

“那么,一起出去走走?”


岛的中心是一片丛林。

树木争先恐后地生长着,像是要胜过任何竞争者那般竭力汲取着养分和天际的光。暗绿的树冠绵延而阻止了大部分光线的下落,让走在地面上的津岛不由得伸手揪住了樱内的裙摆。

“よっちゃん怕黑?不用勉强自己——”

“……才、才没有!”津岛飞快地反驳,“堕天使可以在这里补充黑暗之力的……”

樱内转头看看惊慌捂住嘴的津岛,笑道:“原来我招待了一位堕天使?真是荣幸。”

津岛晃晃脑袋,吞吞吐吐半天回了句谢谢。这时她再想松开汗津津的手,发现已经被领路人牢牢握住了。

樱内停在了一棵比周围任何植株都要巨大的参天古木前。“这是我以前探索时发现的一棵树,把手贴上去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

她满意地领过津岛好奇的眼神,将提过马灯也拎过竹篮的手贴在了那片苍虬。于是她指尖上方的树皮被缓缓顶开,蔓延出樱粉色的细枝嫩叶,伸出约莫一小臂的长度后结出了个乒乓球大小的果子。

津岛的嘴都合不拢了。樱内轻扭下那果实握在手中,“你也可以试试看。果子留着,稍晚些可能有用。”

她小心翼翼地学着樱内的样子做了,指尖温热像是有烈日下的海水拂过,紧接着树木便回应以灰蓝色的枝叶。玄妙的生命力敲在了她颤动的心尖。

两人捧着各自采下的果实往前又赶了几步,直到樱内在一丛矮灌木后蹲了下来。

“你也许在书里读到过一种存在于西方的,唤作「博格特」的生物。”压低了声音的樱内指了指不远处正缓慢蠕动于腐败落叶之上的生物,“这家伙的能力差不多,会变成你最害怕的事物。”

津岛不由自主耸起了肩。樱内空出的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胳膊,“不用怕,我先来示范一下——如果你真的想要对付这个世界的「铁钩船长」。”

穿纱裙的少女站起了身,穿出灌木丛。听到动静的生物抖了一抖,随之漫起了滚滚浓雾,待津岛再看清时已经是穿着华丽演出服的樱内的模样了。

那个“樱内”正坐在庞大的三角钢琴前,双手剧烈颤抖着始终没能落下。由于角度原因看不清樱内表情的津岛没能错过她一瞬间握紧的拳。

津岛忍不住喊出声:“不、不是有办法打败它吗?”

樱内只是点了点头,将方才摘下的果子递至对方面前捏开,连在更远处的津岛都能闻见果肉散发出的甘甜气。

坐在钢琴前的“樱内”发出了一声尖利到有些难以听见的啸叫,在突如其来的大雾中变回了原本的慵懒颓靡样子。

“来试试吗?”樱内在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手帕上擦了擦沾满果实汁水的手,“前面有条小溪可以洗。”

颇感不安的津岛站起身,战战兢兢走上前,鞋底在地面上踏出了沉闷的声音。那生物变化的方式与刚才别无二致,只是从雾里走出来的是她中学时的同学。

欲出口的话都卡在了喉间。同学露出了带着几分轻蔑的笑容,扯开嗓门学着津岛的神情和声线说着堕天使、地狱、恶魔之类的话。津岛像被石化了般杵在原地,窒息感涌向她的头脑,手脚有如千斤重而动弹不得。

就在她的眼泪即将溢出的时候,樱内的声音像一张结实的大网稳妥地接住了她不断下坠中的理智。

“よっちゃん,不要怕。挤开你手里的果子就好。”

津岛如同被惊醒,将信将疑地照做了。属于她的果实有着与樱内的截然不同的气息,充满了几乎能让她自己也沉醉其中的诱人香味。好在她的“同学“很快闭上嘴并变回原状,她接过樱内的手帕时还难以完全回过神来。

“做得很好,よっちゃん。辛苦了。”


通往可以洗手的溪流的路边上结着的草莓吸引了津岛的目光。当樱内注意到的时候,津岛已经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蹲在草莓植株前了。

“想吃的话可以摘一点,一会儿一起洗。”樱内忍不住笑起来,也仅仅是因为津岛兴致勃勃的表情。

到溪边,搓着指缝的樱内提醒津岛,“这里的草莓很甜,但是——”

她回过头,看到身体缓缓滑下直至瘫在地面上的津岛。



4.


津岛使劲儿抬起挂了铅坠似的眼皮,昏暗光线下站在床边的樱内让她想起了初见的时候——似乎也才过去一天不到。

“抱歉抱歉,”察觉到动静的樱内急忙端来一杯水,“没有及时告诉你,这里的草莓吃多了会有些许镇静效果。虽然程度因人而异,但没想到よっちゃん会昏睡了这么久……”

津岛摇摇头,她终于明白自己浑身无力感的源头了。“我……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樱内拍拍被子让她放心,气氛却急转直下,再次变得生疏起来。

最后还是樱内首先打破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默,“よっちゃん,我想知道,你在这里过得开心吗?”

“开心什么的……”津岛别开了视线,“是有的吧。”

樱内伸手摸了摸津岛的头发,令她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少女指间的热度,“明白了。你在这里有过只要一瞬的快乐,也就足够。等你体力恢复了,我就送你回去。”

“不要!”津岛凭着不知哪来的力气一骨碌站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又无力地垂下胳膊,“回去之后,再醒来是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

“明天不是就要去高中报道了吗?”樱内垂下琥珀色的双眼,有节奏地轻抚着津岛,“这里永远欢迎着你。”



0.


津岛抱有一段从未与任何人说过的诡丽漫游。

天正阴沉地落着雨,她趴在部室的桌子上等待着天气稍稍转好。酒红色长发的前辈站在不远处的白板前,伸手抚触着吸附于其上的灰白色磁铁,似是出了神。

低气压令津岛感到太阳穴有些发胀,盯着那人以至于眼眶也微微泛酸。良久,像是感知到了她的目光一般,那位前辈转过脸来露出了足以驱散阴霾的微笑。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