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海】風の強い日 (1)



*搭配back number《風の強い日》食用

*大概是连载

*BE

今天园田海未依然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

入秋以后天黑得很快,老旧的扇风机早已停止使用,昏暗的办公室里只有她收拾东西的细碎声响。

伸手摸进包里,指尖触碰到了形状甚不熟悉的纸制品,掏出来一看是架纸飞机。

身为以刻板严肃出名的国语老师,园田海未在下午见到了新的插班生,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小姑娘。

她盯着她看,小孩子只是怯生生地回以微笑。

也不再有什么心思上课,索性趁着同学们迎接新伙伴的劲儿罕有地放松了一下,让大家在纸上写下自己看过的最喜欢的句子,再折成飞机。

最后大家都若有所思地把纸飞机收好,大概是要送给什么人。只有那...

{ 2016-10-17 /14 /22 }
 

【绘海】疑难杂症xx题(更新三)

*不定期更,有梗就写,反正更新了也没人知道w
*标题党,至少第一条是甜的。
*这是段子。

1. 拥抱依赖症

园田海未偷瞄着正在阳光下伸展肢体的绚濑绘里,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不坦率了。
被束高的柔顺金发,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皮肤,线条优雅的体态,都满当当地占据着园田海未的脑海。
想抱她。
不知从何时起,总有种对她张开双臂的冲动,也从未停止过被抱在怀中的渴望。
背着所有人悄悄交往着,在没有他人视线的地方十指相牵着走过了一个季节。
彼此都有不想让队友困扰的体贴,于是很默契地维持着原有的接触。
而现在,却想得到那人的拥抱。
明明是夏天了,是稍微动一下都会冒汗的日子,仍不合时宜地想接近绚濑绘里。
园田海未抿了抿嘴唇...

{ 2016-03-17 /13 /30 }
 

【绘海】园田海未生贺

今天的事务是“去机场接海未”。


标记颜色是蓝色。


优先级是三个感叹号。


时间是下午五点。


今天的天气依旧不算特别好,天空灰蒙蒙的,看起来随时都会开始落雪。


和母亲事先提及过会有昔日的队友来俄罗斯旅游并在自家借宿,得到了欣喜的回应。


——如果她知道,来客其实是她女儿的恋人,会怎么样呢?...


{ 2016-03-14 /9 /81 }
 

【绘海】言不由衷

这是我回到俄罗斯的第三个星期。

皮肤白皙的金发姑娘朝我展露的善意笑容,弥漫在小巷里的清晨花香,都唤醒了尘封在我体内十几载的记忆。

——却没有想象中应有的那般愉悦。

要说原因其实也再平淡不过——家里要我回来读大学而我也就听从安排罢了。

离毕业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母亲就在电话里劝了我很久,我糊里糊涂地答应了下来。

再一次扮演了胆小鬼的角色,不敢面对她炽热的眼神,甚至连打招呼对我来说都成了大麻烦。

感谢的话、告别的话,经过一番考虑再脱口而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可对她,那个有着深蓝色长发的少女,我始终说不出分别。

便自私地独自提上行李远走。若是看到昔日的队友们,大概会在机场哭得不成...

{ 2016-02-05 /17 /43 }
 

【绘海】Love Marginal



青く透明な私になりたい 友達のままであなたの前で
隠しきれない 胸のときめき 誰にも気付かれたくないよ
こころ透明な私を返して 友達なのにあなたが好きだと
隠しきれない 忘れられない 秘密かかえて窓にもたれた

“好啦!”高坂穗乃果把厚厚的文件立在桌子上整理好,“剩下的明天继续做吧,再不回去就太晚了。”
她和南小鸟收拾好通勤包,走到门口才突然回过头,“诶?海未酱不一起走吗?”
园田海未摇摇头,“我再呆一会儿,你们先走吧,路上小心。”
“那……海未酱也早些回去!”
门被打开又关上。
办公室里陷入了死寂。
她继续着刚才的工作,直到把一叠文件都审阅完毕。
转头看看窗外,只有一两个学生还在赶着夕阳的余晖离开。
有些...

{ 2015-11-28 /9 /25 }
 

【绘海】绚濑绘里生贺

【因为没有生菜君的lft 所以只贴自己的那部分了】
【KKE生日快乐!ww】

绚濑绘里悠悠睁开眼,房间里不剩几缕光线,口腔中的干涩感紧揪着她不放。
床头柜上有杯水,她拿起来的时候指尖触到透过玻璃传来的温热。
同时放在柜子上的还有一支温度计,绚濑绘里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发烧了,全身都不争气地酸痛着。
是谁在照顾自己,她很清楚——是在便利店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嘛。
要认真回忆的话,初次见面大概是在从学校回家的电车上。

那时候刚好是早高峰时期,出行的人异常地多,站在车厢里连气都要喘不过来。
前方似乎是大堵车,电车猛地刹住,然后绚濑绘里就被身前的人撞到了胸口。她稍稍低下头看到少女海蓝色的长发,背着的暗红弓箭袋以及隔...

{ 2015-10-21 /9 /21 }
 

【绘海】关于这些年发生的一切


园田海未背着弓箭袋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透过林立的楼宇斜斜地撒了一地。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两声,她掏出来看了看。
 “海未,周日来真姬家的海滨别墅,我生日。”
 园田海未暗自有些懊恼,忙得连她的生日都忘记了。
 不过,她意识到,绚濑绘里仅仅是通知她,有这么一个安排,并没有给她商量的余地。
 那就这样吧,反正也很久没有见到大家了。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摁了句“好的,会准时到的”,又摸索着把手机塞回兜里。
 聊天记录里只有这么孤零零两条消息,园田海未都快想不起上一次问候是什么时候了。
 三年前绚濑绘里跟着东条希和矢泽妮可走出校门的时候,城...

{ 2015-08-17 /29 /27 }
 

© 郑二十一冽 | Powered by LOFTER